创业这件事,现在年轻人已经不觉得酷了

2018-12-19 15:33 来源:互联网

创业这件事,现在年轻人已经不觉得酷了

我在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参加的在职MBA项目中,课间休息时,大家讨论的话题往往是关于新的商业理念的——比如,某个可以安排未来事项的短信app(用例:提前一天编辑好给你最好的朋友的生日祝福短信);某个不会出售你任何个人信息或不显示任何广告的社交网络(商业模式创新:月费);或者某家位于俄克拉何马州(Oklahoma)中部气候宜人、环境优美、经济实惠的地区的酿酒厂,诸如此类。我的一位朋友曾经深受自己创业理念的启发,拿出手机,查看自己喜欢的网址是否可用,然后当场就注册了域名。

许多商学院中,类似的一幕也在上演。大多数MBA学生的年龄介于25岁至30岁之间,在所有关于创业的讨论中,他们似乎正在实现自己的创业梦。但如今,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创业的想法往往无法实现。当我在几周后追踪同龄人的创业建议时,我经常发现他们早就抛弃了那些想法,更倾向于稳定的公司工作。

研究表明,当前千禧一代的创业活动有所减少。《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2015年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数据的分析显示,拥有至少一家企业同时年龄低于30岁的人数比例已降至近25年来的低点。2016年, Economic Innovation Group对1200名千禧一代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发现,相比创办一家新公司,更多的千禧一代认为留在一家公司并规规矩矩地晋升更有利于职业生涯的成功。两年前,EIG的总裁兼联合创始人John Lettieri在美国参议院作证说,“千禧一代正在成为近代史上最缺乏创业精神的一代。”

其中一些原因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证明。天使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基金的故事美化了创业,事实上普通企业家更有可能用个人储蓄为自己创业提供启动资金——就业不足的千禧一代在大衰退期间或大衰退刚结束后进入职场时,根本没有什么个人储蓄。当然,你也可以从朋友和家人那里获得启动资金,但是考虑到最近低迷的经济环境,这个办法的效果大打折扣,基本无法提供有效的帮助。学生的债务也使得经济问题更加恶化。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的一份报告称,2004年至2014年间学生贷款人数增长了89%。

但最近,似乎就连那些通常能够获得其他形式融资(比如风险投资)的公司,也很难吸引投资者的注意力。正如硅谷Y Combinator创业加速器前主管Matt Krisiloff在twitter上表示的,“自己创业远没有以前那么酷了。”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经济学家Michael Sadler对创业投资日益集中于奥斯汀、纽约和硅谷等少数几个表现优异的地区感到担忧。就像美国政治一样,美国风险投资和经济增长的地理位置似乎也越来越两极分化。

来自国外的竞争也更多了。中国的风险资本和私募股权公司——以及它们支持的企业家——正在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在过去,这种投资倾向于美国投资者和美国公司。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去年,亚洲投资者对科技创业企业的投资几乎与美国相当。在2017年全球五大风投交易中,有三家是中国公司:滴滴(打车app)、美团-大众点评(电商app)和今日头条(新闻app)。

与此同时,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产品和服务是在苹果的iOS或谷歌的Android平台等现有基础之上创建的。虽然一款app可以让你在日常工作中获得体面的兼职,但它不会变成下一个苹果或谷歌,美国投资者知道这一点。更有吸引力的投资是在医疗保健等行业,这些行业仍有机会盈利。去年美国最大的科技交易之一是Outcome Health,该公司在医生办公室安装了视频屏幕,并向制药公司收取费用向患者展示广告。前Y Combinator高管Krisiloff在推特上发了一条关于创业企业的帖子,他在附文中补充说,启动面向没有特定行业知识的大学生的“引人注目的新企业”的机会“已经大幅减少”。

而奥地利籍美国经济学家Joseph Schumpeter最出名的理论就是他在1942年的论文中提出的“创造性破坏”理论,但很少有人知道另一个预测,他认为创新会逐渐成为大型企业的“专利”。Schumpeter预言了亚马逊和SAP等巨头的内部创新中心。他认为,随着现有企业将创新作为既定惯例的一部分,它们将逐渐排挤传统的企业家。

Sadler说,一些从像苹果这样的公司内部进行创新的人可能会对这一进展感到高兴。今年8月,苹果成为第一家市值超过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他们会想,‘我不需要在车库里开自己的公司,也不需要担心自己能否生存下去了。现在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但同时也有很多理由对此感到担忧。Brookings Institution 于2014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由老牌企业主导的经济可能不太可能实现持续强劲的增长。Lettieri还质疑说,在一个创业企业规模和数量较小的世界里,大公司是否“有因竞争带来的创新压力”。

当我的同学告诉我他们的创业想法时,我们有时也会探讨是什么阻碍了他们创业。无论是学生贷款的偿还,还是大衰退以来的环境,我们还是很能理解彼此的。一些企业家可能会辩称,共有的经历以及随之而来的团结感,将激励千禧一代相互支持对方的商业冒险。这个想法不错,但准确性待议。对企业家性格特征的研究表明,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倾向于表现的更乐观。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