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破译周鸿祎电话号码的90后创业者现在怎么样了?

2017-08-24 09:01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90后创业者刘靖康,是典型的技术型人才,大学便开始身兼多职,折腾各种创业项目。2014年开始死磕VR全景相机,经历近一年的“磨难”,他让自家产品远销100多个国家,月营收2000多万。

Insta360创始人刘靖康

连续创业者

说起创业这件事,刘靖康算是熟手。

时间拉回大学时代,在读大二时,刘靖康就自主研发了一个视频内动态植入广告技术——xAd。还曾单枪匹马只身一人拿着这项技术去香港参加路演,盘算着靠它拿投资组建自己的团队,但结果并没有如愿以偿。后来刘靖康把这项技术卖给了一家广告公司,并担任这个公司的技术总监。

而从那之后,他又加入了两个创业项目——“超级课程表”和“大学助手”。中间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刘靖康在这三个公司同时兼着职,就这样一边读书一边“创业”。

身兼多职的过程中,刘靖康亲历了这些项目的快速成长、失败、团队散伙的过程,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了刘靖康正式创业前的一次很好的实践机会。

2013年9月份,刘靖康想到一个新点子,从超级课程表里退了出来,自己组建了团队,推出了一款围绕院校名师讲座的“名校直播”App,针对清华、交大、南大等八所名校进行了约300期的视频直播。

同年年底,刘靖康又带着自己的视频直播团队参加了人人网举办的校园开发者大赛,产品路演后,也曾收到一些基金的青睐,但当时并没有接受。

时间又过了半年,到2014年中旬,一次机缘巧合,在南京大学一位学姐的引荐下,刘靖康结识了创业邦CEO南立新,当时南立新在接触刘靖康后便给了他极高的评价,“一位非常优秀的创业者。”

南立新回忆称,“恰逢当时创业邦在做自己的星际营导师辅导计划,就把IDG推荐给刘靖康做导师。”与此同时,刘靖康的团队拿到了创业邦和IDG天使轮投资。

拿到投资后不久,刘靖康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产品方向不对,正苦于转型方向的问题时,凑巧的是,一次对谷歌Carboard不经意地把玩,以及在网上看到AirPano团队(俄罗斯摄影爱好者和专家组成)在澳洲上空拍摄的360度全景视屏,刘靖康当即被这种拍摄手法所震撼。

于是迅速转型,2014年9月,刚毕业不久,刘靖康便将视频直播业务转移到360度VR全景相机,成立Insta360,此后便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战场中”。

做局VR全景相机

Insta360合伙人陈金尧同样是个创客达人,高二时就开始倒卖各种MP3、MP4,基本每次都一售而空。虽是小打小闹,但也算是其创业之路的一个开端。 

对于创业这件事,陈金尧不放过任何机会。在南京理工大学的4年里,他掘得创业的两桶金。

第一桶金,大一,陈金尧开始尝试各种创业。起初他从兼职旅游公司的学生代理开始,两年后便独立拥有一家旅游公司及一支70人的校园兼职团队。后来还参与创办“妈妈付”快餐,在妈妈付升级线上业务时,陈金尧开始接触到了互联网。

第二桶金,2012年7月,陈金尧与华电ideal团队共同创建“开吃吧”订餐网站,当时汽车之家CEO秦致给了他百万级天使投资。

2014年刚毕业不久陈金尧又参与到刘靖康的Insta360项目,与另一位合伙人陈永强三人开始涉足VR全景相机领域。

陈金尧对刘靖康的评价是,这是一个学习能力、实践能力极强,且非常勤奋执着的创业者,而且无形中在影响着其他人,与他共事的人成长都非常快。

原来读大学时,刘靖康就自学写过一个可供苹果、安卓校园手机用户进行二手物品交易的软件。另外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网上记者电话采访周鸿祎,兴趣使然,刘靖康把一串按键音录下来,利用一款声音软件把频率显示出来,成功破译了周鸿祎的手机号码,并电话问候了周鸿祎。

这件事过后,周鸿祎发微博承认自己手机号被破译,接着引来创新工场CEO李开复抛出橄榄枝,希望刘靖康加入创新工场,并在上海面谈了刘靖康。

但对刘靖康而言,可能还是创业来的更加“性感”。尽管软件出身的他对硬件产品没有那么了解。短短几个月,他挑起了产品和技术的大梁。

起初,因Insta360本部在南京,因缺少便捷的供应链,加之缺乏硬件方面的人才,研发过程举步维艰。为解决供应链和人才资源,Insta360移址至深圳。

令刘靖康更为苦恼的是,基于种种原因,其首款相机并未得到量产。即便后来团队转向研发的新品,又因代工厂缺乏全景相机制作经验,工艺、工序并没有标准化,导致新品上线日期也一拖再拖。

直到2015年12月,Insta360才把产品定型,推出企业级VR全景相机4k beta,但让刘靖康意料之外的是这批产品竟出现镜头松动问题,在产品刚发售不久,就被刘靖康主动召回了。

后来刘靖康总结,事故原因出于产品胶黏剂,相机发热后胶体变软,导致相机内部松动。

随后,刘靖康带着公司开始放慢发展的脚步,与供应链厂商共同制定产品制作统一的工艺、工序等,公司才慢慢走向正轨。这前前后后便折腾了近一年。

开始突围

刚开始踏进创业这条路时,刘靖康对于事业的成功与否时常秉持无所谓的态度,先前还经常说到,创业前一无所有,创业失败了也一无所有,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得到锻炼和成长,大不了从头再来。

“但现在真的不一样了,因为已经捆绑了200多名员工(基本是一群90后员工),和一帮投资人以及一堆供应商。没法停下来,硬着头皮也要往前走。”刘靖康解释。

在经历近一年的各种“磨难”后,Insta360这两年的发展没让刘靖康失望。可以说接下来顺风顺水。

2016年4月,Insta360获得迅雷领投的B轮数亿元融资,短短4个月后又获苏宁投资集团战略投资。

而让Insta360一举成名的是其企业级全景相机4K beta,其在2016两会期间,作为神秘设备360度无死角记录发布会现场细节的事,得到很多主流媒体关注,此后4K beta便经常游走在各大主流媒体的会议场地。

2016年7月,针对消费级市场,Insta360又推出VR全景相机Nano,插入iPhone充电口,即可使用手机拍出360度全景视频。

不久后,Nano便成为Facebook官方主推的360°VR全景相机,这也是Facebook首次推荐的唯一中国智造硬件产品。除此之外,Twitter官方也推了Insta360。2017 CES Insta360还获创新大奖。

消费级产品Nano的市场在苹果用户端试水成功后,刘靖康便开始布局安卓市场,适时推出适配安卓手机的全景相机Air,并与谷歌合作,将全景相机用于谷歌街景拍摄。

2017年5月,刘靖康带领团队又推出专业级相机Insta360 Pro,机内即可实现实时拼接,主要场景用于演唱会、体育比赛、室内活动和直播等。Insta360 Pro刚发出来就和虎牙直播达成了战略合作。

梳理Insta360这两年的快速发展,不难发现刘靖康在供应商和市场选择上做出了极为准确决定。

当年公司从南京迁至深圳,至少在产品研发节奏上有了极大的保证,另一方面,因为与供应商同属一个城市,对于在工艺、工序有特殊要求的早期产品而言,也是极其利好的条件。

偶然的一次机会,2016年1月,Insta360在参加美国CES时,当场便收到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订单,并且产品在海外市场卖的甚好,销量远超国内市场。

此后,Insta360参加了不少国际大展会,例如每年的CES、日本电子高新科技展(CEATEC)、德国的CeBIT、IFA等。

不出刘靖康所料,Insta360通过这些展会获得了不少海外市场的优质代理商,产品远销包括美国、瑞士、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和地区在内的100多个国家,在美国、日本、德国等国家非常受消费者青睐,如此一来致使公司75%的收入来源于海外市场。

后来刘靖康总结,Insta360产品的市场在海外相比于国内更加ready些,海外客户对产品价格敏感度也低于国内市场。此外零售渠道也比国内更加丰富且成熟的多,也是产品在海外大卖的一大原因。

也会担惊受怕

分析这两年VR相关产业的发展可以看出,2016年上半年,资本对VR发展给予厚望,大量VR公司快速涌入;下半年,资本进入寒冬,VR开始转冷。资本骤冷后,二级市场对VR概念不再追捧,VR也迅速从过热趋向于过冷。2017年以来,媒体和资本对VR产业关注度骤然下降。

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对Insta360的发展并没有带来负面的影响。反而,产品在经过近一年全球市场的突围,Insta360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大概占到20几的样子,全球出货量第二。公司目前每月营收2000多万,刘靖康说下月就能实现差不多3000万的营收额。过去一年内公司总共收入一亿三千多万。

可喜的是,Insta360除了推新品外,刘靖康入选了2017福布斯30岁以下亚洲杰出人物榜,而同时陈金尧则入选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同为91年出生的两个人,今年才26岁。

刘靖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入选福布斯虽让他很意外,但并没有使他窃喜。“这种阶段性的荣誉,代表不了什么。”

“你看,公司旁边的大楼10万一平米,买不起。”

而实则让刘靖康担忧的是,作为一家初创型公司如何在今后立足于世界琳琅满目的品牌中,而不是被他们淹没。

尽管公司一切运转正常,发展也如刘靖康预期,但如今行业竞争异常激烈。最初做VR全景相机时,三星、LG、谷歌等大企业同样入局,今年更是有米家推出消费级全景相机,Facebook也发布了Surround 360 X24/X6专业级全景相机。

面对大企业快速迭代的产品,刘靖康不由得开始焦虑。做硬件产品不同于其它领域,公司需要时刻注意产品、市场、销售、支持、售后服务等各个环节。

刘靖康内心深怕这其中任何环节出现错误,尤其是产品。“像三星这样的巨头,一款产品出问题,公司有能力支撑起问题产品的召回,而这种情况对于创业型公司,基本上会赔死。所以做硬件公司,我特别没有安全感。”

庆幸的是,Insta360的供应商给了刘靖康很大的鼓励,“像我们这种小规模的公司,他们闭着眼睛都知道一年能销售多少,但他们还是接了我们的单,并在研发上投入资金、人员帮助我们做一些特殊要求的零件,价格、起订量方面都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另一边,刘靖康要求公司每个月必须有净利润,他的盘算是拿出一大部分利润投入到市场层面,在市场尚处于教育阶段让产品和服务尽早落地,让品牌尽快立足于世界。“这样我们的销售渠道也会比较分散,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

刘靖康说做硬件是一个永远的挑战,没有终点。在硬件领域不存在做好一个产品就能安稳过好几年的情况,“一般来说硬件产品能领先8个月左右就非常了不起了。”

“所以,在巨头面前,对我们而言‘快’显得尤为重要。目前最担心的是,我们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但未来市场起来后只有大公司在局里玩,而没我们什么事了。”刘靖康分析认为。

  • 我要创业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