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在春节

2019-02-10 09:57 来源:互联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中国企业家杂志,作者盛佳莹。

1999年2月20日,大年初五,在杭州湖畔花园小区风荷园16栋1单元202,马云召集了十七个人开了一个动员会,他张牙舞爪地宣称,要做一个中国人创办的、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

那次动员大会上,马云字字掷地有声,“阿里巴巴1999年必须破土而出,……等到2000年我们戏就不大了。”

2019年1月30日,阿里巴巴发布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后,市值达到4324.28亿美元,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

创业者起于春节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春节是一个可以暂时放下工作、安心吃喝玩乐的黄金假日,但回顾企业家们的创业生涯,很多人就起步于春节期间。

据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回忆,1980年春节,刘永好的二哥刘永行,为了让自己四岁的儿子能够在过年的时候吃上一点肉,从大年初一到初七,在马路边摆了一个修理电视机和收音机的地摊,短短几天时间,竟然赚了300块钱。这基本相当于当时刘家四兄弟十个月的工资,也让刘永好和他的兄弟们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因为喜欢无线电,刘永好几兄弟就想去创业做音响。结果被公社书记“枪毙”了,对方说“你走资本主义道路”。于是,刘永好的第一次创业算是失败了。

又过了两年,刘永好几兄弟开始进行农业领域的创业。最后把“养鹌鹑”这件事做到全球第一。随后,他们又进军猪饲料市场,率先推出了中国的高端猪饲料,叫“希望一号”,并开始在饲料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如今,新希望集团员工近7万人,集团资产规模近2000亿元人民币,年销售收入超1300亿元人民币。

今日头条的产品逻辑,来源于张一鸣2009年春节写的一个抢票小程序。

当时张一鸣才26岁,还在一家专做旅游搜索的创业公司担任工程师,穿着打扮也跟十年后的“后厂村”程序猿们别无二致。那年的春运火车票并没有比现在好买多少,为了抢票,张一鸣在中午吃饭时用一个小时时间写了一个小程序。小程序的工作原理是把他的需求用程序固化、存储下来,让网站机器定时自动去帮他搜索,一旦有了票源就发短信通知他,结果半小时后他就抢到票了。

这是不是跟现在市面上大热的抢票软件异曲同工?但张一鸣并没有脑门一热去开发抢票软件,而是思考出了一个产品逻辑:如果客户有信息的需求,一旦机器发现了,就可以及时有效的推送给客户,这就是如今大热的“资讯分发”。

这个产品逻辑被张一鸣打磨了三年才得以问世。2012年的大年初七,张一鸣约海纳亚洲的王琼在知春路一家咖啡馆见面,说自己终于想清楚了3个月前提过的移动互联网新产品。那时咖啡馆还没正式营业,暖气都没开。裹在大棉袄里的张一鸣抖抖索索地在一张餐巾纸上画出了产品的草图——即今日头条的雏形。

美团IT系统的升级,则来自于2011年春节王兴的一次探亲。当时,王兴去美国姐姐家过年,顺道去了Facebook公司参观。当他知道Facebook只有500名工程师,大概十多名工程师就能管理十万台服务器时,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近一年在“千团大混战”中烧钱打广告的策略并不明智。“在中国拥有500名以上工程师的公司太多了,但工作效率没法跟美国比。”

回国后,王兴拔高了美团的招聘门槛,要求新进技术人员要比现有人员水平高50%。技术部办公室的墙面,贴上了“要么牛逼,要么滚蛋”的标语。技术团队的强大直接促进了美团IT系统的升级,商家半自动结款系统的推出,大大提升了美团商家的接单效率,也助美团在团购界拔得头筹,最终拿下行业老大的位置。

创业者难过春节

对于创业者来说,年关并不好过。刘永好回忆,创业之初,资金都是跟亲友借的,到年末要还,还不起,压力很大。有一年,资金出了问题,还不上了,他们几个兄弟还讨论过“(我们)究竟是跳岷江还是跳锦江”这样的问题。所幸,他们坚持下来了,才有了今天。

因为创业不顺利而过不好春节的企业家不止刘永好一个。1990年春节前夕,一场台风让海口众多企业蒙受巨大损失,当时潘石屹的砖厂也处于停工状态。大年三十的下午,没钱回家的潘石屹和朋友在一家大排档点了两碗面草草过节。和朋友分开后,潘石屹进了一家招待所里想蹭看春节联欢晚会。然而刚过九点半,服务员就说要歇业对他下了逐客令。

“被赶出来后,我觉得特别孤单。因为我觉得即使不能和家人在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至少也是精神上的一种弥补。”潘石屹说,那也是他唯一一次没有将“春晚”完整的看完。

张瑞敏接手青岛电冰箱总厂(海尔的前身)时正值1984年年底。彼时的海尔是一副烂摊子:负债147万元,给职工发工资都成问题。为了筹钱,张瑞敏连夜赶到附近几家乡镇企业借钱,不但费劲唇舌,滴酒不沾的他还喝得酩酊大醉,才把员工们的工资和“奖金”借了回来,赶在春节前发了。

1994年,周鸿祎还只是一个“不务正业”、天天忙着卖卡的小老板。他第一次创业做出反病毒卡以后,拿着赚到的万把块钱又开始了第二次创业,与几个朋友一起合作成立了“郑州信息软件公司”,专门卖平面创意系统。

谁知到了后期,团队开始内讧,合伙人到走时甚至把电脑也抢走了。1995年的大年初二,灰头土脸的周鸿祎回到学校。出去折腾了一年,把原来做反病毒卡赚的钱都赔进去不算,还背了一屁股债。

2014年,暴风影音正处于国内创业板上市的关键时期。冯鑫后来如此描述自己当时的工作状态:“国内上市是蛮痛苦的,要求比在美国上市高多了。有一阵,我几乎每天都去证监会大楼。每周去两三次,坚持了两三个月。”

然而大年初一,他的母亲突然病倒,并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冯鑫病房公司两头跑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三个月左右,还因此差点儿得了抑郁症。他回忆说:“每天晚上回来都疯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做外卖最难熬的时候,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曾想过去陕西榆林挖煤。他的联合创始人康嘉是榆林本地人,那里很多人挖煤都发了财。张旭豪问康嘉:“每天为着几毛钱算来算去,值得吗?要不我们挖煤吧。”2011年春节,张旭豪跟着康嘉去榆林考察,他孤身一人住在榆林一家招待所里,北风从没法关闭的窗户钻进来,热水烫得没法洗澡。这是张旭豪最难忘的一个春节。结果发现,要挖煤买矿钱不够,只能搞运煤。想想运煤和运外卖差不多,又回到上海了。

《财经》在一篇报道中写道:2018年春节,张旭豪约合伙人吃了一顿晚餐,把要卖公司的决定告诉他们。饭桌上平静异常。报道称,张旭豪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权衡,他帮助团队每个人分析了关乎未来的各种可能性,最后选择了“最优解”。

创业者没有春节

“春节,我们没有春节。因为海外没有春节。客户没有春节,我们的员工怎么会有春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一次公司内部的交付体系座谈会上,曾如此对下属训诫。这样的高标准不仅是任老板的严以律人,也是他自己工作日常的写照。任正非曾经说过,他没时间过春节。或者在工作,或者在出差路上。

比如在2003年,美国通信巨头思科公司起诉华为侵犯其知识产权,几乎涵盖所有专利方面的指控,要求赔偿额度超过百亿美元。

这一消息传到深圳,正值中国的新春佳节。任正非在大年二十九的晚上,紧急找来公司的高层,并召开了全体会议。任正非半开玩笑似的说:“这是思科送给华为的一个意外的春节礼物!”但情况远不如任正非口头描述的那样轻松。跨国知识产权官司是难度最高的官司,还要在美国本土打,一切按照美国法律办。而且华为根本没有境外应诉的经验。一旦输掉官司,华为不仅要赔偿巨款,其产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将无法进入美国市场,而且多年来开拓出来的国际市场可能都会付诸泡影。

可以说,这是华为遭遇的最严重的危机,如果输掉这场官司,华为将一无所有。所幸华为之后在任正非的指挥下冷静做出反击,请最好的律师团队打官司,并最终与华科达成和解。

同样在春节不能松懈下来的还有滴滴CEO程维。2014年春节,滴滴专车部因为订单增长非常快速,系统需要重构,程维带领专车事业部的技术团队整个春节无休,连续作战。“我永远记得七天七夜,那次在补贴大战的时候,整个系统在一两周的时间里翻了十几倍的流量,完全顶不住,买机器都买不过来。那个时候公司还在E世界,我们只有一间办公室,一间会议室,那个会议室还没有窗户,连续通宵人就会头晕。”

据程维回忆,系统重构完成的那一天,团队有个工程师七天没有换隐型眼镜,得去医院才能把眼镜拿出来。还有安全部门的负责人出关的时候正是他老婆的预产期,他直接去了产房。“外面觉得滴滴是一个奇迹,但我知道大家是怎么样一步一步极致的拼搏,克服了每一场硬仗。如果不能够坚守阵地就没有未来,我们一直是没有退路做到的今天。”

滴滴在抢占网约车市场时,微信的张小龙也没闲着。也是在这一年除夕夜,微信红包团队的所有成员,都没有心情欣赏烟花,也没功夫回复新年祝福,他们呆在腾讯大厦里,紧张地盯着屏幕,生怕正在高速运转的100台服务器突然崩溃。

这一晚,全国用户都在用微信红包拜年。边看春晚,边“摇一摇”,那一年,400多万用户,摇得手部抽筋。新年倒计时,钟声响起,他们也在屏息,默数——除了有些延迟,并没有出现崩溃。除夕夜后,外界盛传微信支付用户一夜之间突破一亿。

全民红包热的背后,微信支付也被张小龙推到了台前,从支付宝手中夺回一半支付市场的天下。被奇袭后,马云在来往一个名为“江湖情”的扎堆群中感叹,腾讯利用微信红包,发起了一场“珍珠港偷袭”。

回顾这些企业家们的创业历程,春节是一个起点,也可能是一个终点。刘永好曾说过一段很形象的话来描述自己四十余年的商海沉浮:“有些人怕吃苦,倒下去了;有些人在独木舟上行走,没有踩好,倒下去了;有些人关键时候跑不动,被老虎、狮子吃了。总之,竞争就是这样的,适者生存,所以应该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关注青年创业网微信公众号(ID:qncye168),获取更多创业ABC精彩内容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