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案例看书店选址应遵从的原则

2015-06-13 09:33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选址、买手和高利润的二八法则,书店就是零售业,别以为理想主义就能救书店。

8月11日,第一家24小时诚品书店香港店和Abercrombie &Fitch同时开业。那天,中环毕打街和铜锣湾希慎广场成为了香港最拥挤的地方。

此前很多人都担忧,选择在卖中高档品牌的铜锣湾希慎广场开在香港的第一家店,从8楼到10楼连租3层,面积4.1万平方米,租金负担可能过于沉重了。很多民营书店,包括季风书店来福士分店,都曾经因为不再优惠的租金而关闭。

它们是书店—谁都知道书店不赚钱。

但开业当天,从下午3点开始,希慎广场就在一楼扶手电梯处设置关卡,进行人流量控制。一个保安拿着扩音器不断重复“诚品书店已经爆满,如果坚持要进入,请排队。”

这可能是所有书店最希望看到的场景—虽然实际的效果还得看1个月后的表现。但也有人并不喜欢这种景象,认为店里那些并不属于书籍的部分让“书店”这个地方失去了应有的神圣光环。

书店的神圣光环—这往往给予开书店的人们一种悲壮的感觉。

8月22日,在蓝色港湾店关闭6天后,北京单向街书店的网站上贴出了一条新日志:“再出发,咱们启程!”

这条日志宣布单向街与朝阳大悦城签下了新店的合同。这几乎算是一个好消息—最起码,它们终于知道“牢骚抱怨无用”了。

这家书店开张6年,有13位投资人,经历过两次搬迁。过去大半年的时间里,这家书店一直处于因租金上涨而可能关闭的边缘。

2012年6月18日开始,这家书店开始寻找更多的投资者—1000名主人。8天里,这个活动总共有1073人参与,募资约23.6万元。这为它赋予了更浓厚的“理想主义”的悲壮形象。

自开张后,单向街就以“公共空间”的形象存在着。

这与它的6位创始人有关。他们从《经济观察报》离职后,“每人出资5万元,找了个地方,雇了个经理人,就把书店开了。”张帆说。他是这6位创始人中的一位,现在他每周去开一次会,花30%的精力在单向街上。

单向街第一家店开在圆明园。

这群人都没有开店做生意的经验,选址在圆明园东门,是因为有一个朋友在那里开了一个咖啡馆。“当时觉得环境好,没有想过商业上的事情。”张帆说。但那里不光游客很少,而是除了做活动的时候之外,平时“确实没有人去”。3年后,他们搬到了比较繁华的蓝色港湾地区。

这种事情对于英国人Jonah Zimiles来说却有点不可思议。

在2008年从哥伦比亚商学院毕业后,这位已经做了20多年法律代理人的家伙决定开一家社区书店[Words]。他可能是比那些认为自己是理想主义的人更理想主义的人,Zimiles去念商学院的原因是希望帮助一些自闭人群,开书店则是希望能够为更多的残障人士服务。因此,书店成为他实践这一想法的地方—他有约5位是残障人士的店员。

  • 我要创业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