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年赚千亿留下明星黑历史的公司,要破产了

2018-11-19 15:14 来源:青年创业网

就在上个月,一家留下杨幂黑历史的日本公司破产了,负债21亿日元!

杨幂为什么会被一家日本公司留下黑历史?

因为她太爱拍大头贴了.

风格与今天千差万别。

这家公司不仅留下了杨幂的黑照历史,还有高圆圆、李小璐、张艺兴等明星的那段非主流时代。

留下众多明星黑历史,

在日本创下1000亿日元的营业额

这家留下这么多明星黑历史的公司成立于1988年,是日本最大的贴纸相机龙头生产商,也是最早做贴纸相机生意的商家之一。

1997年开发出首款大头贴相机。当年正值大头贴相机潮流的高峰期,它的出现一举在日本国内创下了1000亿日元的年营业额。

单是在日本,就已设置了5万部大头贴相机,可谓相当风光,其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如今的抓娃娃机。

一年后,便传入国内。在那个没有拍照手机和修图软件的年代,大头贴以惊人的速度开出了一家又一家的店,人们对大头贴的态度可用“疯狂”概括,在当时绝对是年轻人的“宠儿”,同时也是青春的代表物。

明星们都没错过这个时尚,除了杨幂外,女神高圆圆也赶了这波潮流。

 

还有杨丞琳。

和迷恋水钻和爱心的李小璐。

这BlingBling的爱心水钻边框里,透露着一丝贵族女孩的气质。

到了张艺兴这,画面稍微端庄一点。

以上,拍照表情总结如下:

那时候拍大头贴可以说是件集体时尚的冲动,不仅炫酷还极具仪式感。

首先,选相框。

对着好几本已经被翻烂的相框册子,在纸上记下神圣的编码。

相框上通常是有些伤感的火星文,比如:

“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

“我该做什么,还能信什么,我不再懂我,一切都变了,我怕了,也该走了…“;

再比如火星文“涐 们 旳 丗 届 、 能 ド 能 永 远 灿 烂︶ㄣ”。

选好后,开拍。配上长刘海和45°仰望天空的姿势…

拍完后还要继续选个装大头贴的小相册。

很多人都对此念念不忘。

现在来看,大头贴如此火爆的原因无非是这样几点:

第一,新鲜感。在智能手机没有出现的时候,这是最早的“自拍”,大头贴可以说是开创了许多人的摄影初体验。

第二,互动性。可以自行选择相框背景,抽象派、杂志封面派、非主流系列的一应俱全,表达简单心意的文字、可调节的照片尺寸,大家对这个新生事物都抱着极强新鲜感,有帘子罩着,想怎么摆poss就怎么摆poss。

第三,方便。即拍即取,背胶式,想贴哪贴哪。

当时的年轻人都觉得把“大头贴”贴在钱包、手机以及同学录上是一件比超级酷的事情。

但潮流也有衰退的一天,网友感叹道:无法避免又一个失去。

现在即使90后想回到那个非主流的时代,恐怕也都没那个发量了。

不断创新,但回天乏术

时间回到2000年 ,夏普推出一款内置摄像头的手机,这是第一款拥有拍照功能的手机。从此全人类都在臭美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随后,数码相机和手机普及,以Make Software为首的贴纸相机厂商也嗅到了危机。

2004年左右,贴纸相机就推出了ps功能,之后几年里,也出现过更先进的Cyunt大头贴机,不仅能提供美颜的效果,还能给拍照的人画上唇彩和腮红,玩家还可以在图像上写字或者贴标签之后再进行打印。

当时众多大头贴公司均开始以“拍得美”为噱头,从流行调整面部轮廓到把眼睛弄大、突眼…… 有时甚至会弄得不像人,结果走向极端。

贴纸相市场也由2008 年的250 亿日元,一年后缩减到230 亿日元。

直到2010 年,业内从极端稍为修正,各家转为追求自然风格,虽然“夸张”仍是少不了,但加工感少一点、着力于美肌和透明感,令2011 年的市场规模稍稍恢复至300 亿日元。

但相比之下,修图应用的美颜能轻松做到百分百磨皮,修图效率极高,玩法更是多种多样,更重要的一点是,它可以随时拍摄而且成本较低。

因此在各种图片编辑应用的席卷下,贴纸相机逐渐走向没落,2013年,Make Software在全日本设置的贴纸相机已经从最高峰时期的5万台减少至了1万台。

到了2014年,Make Software的销售额更是下跌至67亿日元,但Make Software还在顽强抵抗。

今年初与NTT DoCoMo (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合作推出地方限定贴纸相,夏季则与人气男星竹内凉真主演的电影《老师君主(センセイ君主)》合作,为粉丝提供与竹内拍摄大头贴的机会。

9月份的时候,又推出新的贴纸相机。除了优化大眼、美肤及长腿等修图功能,提高修图效率之外,还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来获取原图及拍摄时的短片。

任其出尽法宝仍是回天乏术,一个月后其销售额下跌至98%。现在市面上只剩不到1 万部贴纸相机。公司负债已达21亿日元,不得不宣布破产,停止业务。

如今的“大头贴”已经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

为什么抓娃娃机能活下来,

大头贴却不行?

大头贴之败的根源不在产品,而在于没有抓住体验经济下对市场、用户需求的再开发。

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大头贴刚刚兴起的阶段,很多商家、投资者盲目跟风进入,经常压低价格、相互拆台,导致一开始行业水准就良莠不齐。

随后,替代品的相继出现,数码产品更新换代迅猛,各种“大头贴”软件也层出不穷,大头贴虽然也在更新换代,但都只是在小打小闹,对后续市场延伸定位不清晰,这种浅挖掘模式已不能满足消费者,这加速了其衰落的进程。

而与大头贴的没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抓娃娃机的崛起。

抓娃娃机这个属于童年回忆的机器,曾经只是游戏厅的一部分,一度因为游戏厅的不景气而退出大众视野,现如今不仅彻底摘掉了游戏厅的标签,还悄无声息又无孔不入地卷土重来了。

先是抢占先机占据影院,然后在布局在商场、超市等人流密集的位置,慢慢培育出用户的消费习惯,并以每年几十万台的增长速度,迅速占领了中国大小城市的消费场景。

是谁重新点燃了这款已经有几十年历史的线下游戏,让它再次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的新宠?

除了抓娃娃本身的魅力,最重要的是其完成了对于线下商业购物生态的补充甚至重构,并且开始吸收互联网因素,有机会成为新的流量入口。

而其火爆背后是中国城市的零售业态的快速变化,从其1.0时代的单一零售,2.0时代的组合形式,进化到了3.0时代的商业综合体。

在这样的消费场景升级中,用户对抓娃娃机这类轻便省时的线下娱乐消费方式有着强烈的需求,而在未来,商业的核心价值将是全面满足用户的精神需求,社交化、场景化模式也会成为主流。

而大头贴经过这么多年发展还只是那个大头贴,没有一点附加值的增长。

结语

柯达直接倒下,诺基亚垂死挣扎,索尼与夏普荣耀不再,再到如今贴纸相机龙头的破产,这些企业不是不愿或缺乏创新,而是没有跟着“未来”和用户创新。

但就目前来看,大头贴其实还是有市场的,如果商家能够转变经营方式,大头贴像抓娃娃机一样重回当年的盛世也并非不可能。

其实不管时代如何变化,有一点不会变:企业有多贴近用户、贴近市场,就有多贴近成功。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