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创业九死一生,为什么你不撞南墙不回头

2019-01-28 16:08 来源:互联网

《2017年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中有近90%大学生考虑过创业,有26%的在校大学生有较强的创业想法,有3.8%的学生则直接表示必须创业。

老一辈的创业者一而再的强调创业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然而,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人,尤其是年轻的80、90后,甚至00后前仆后继加入到创业的浪潮中?

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是,在一份调查报告中90后创业成功的概率远低于5%。创业就像是一次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征途,为什么你还是选择不撞南墙不回头?

1

任正非曾说过一句话:“40多岁创业,是因为活不下去,不得不找条活路。”

任正非还没创业前已有40多岁,当过兵的任正非,当时却被体制辞退,身上还患有糖尿病、心脏病,更加不幸的是和妻子离婚。

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全都落在任正非肩上,上有老下有小,父母、儿女、弟妹都需要他。

后来他竭尽全力找工作,但没人要。万般无奈下,自凑2万多块,创办华为,愿望仅仅只想让全家人能吃上一口热饭。

创业以后的任正非,他每天工作16个小时,每周工作112个小时。

任正非忧患意识永远都非常强烈,带华为,他总是第一个想到的是怎么能够让华为真正活下来。

华为创立之始,任正非的健康状况已每况愈下。

任正非一没钱、二没文化、三没技术,剩下的唯有任劳任怨、埋头苦干。他一个一个客户亲力亲为,人家有什么需求,他就一个一个去满足,直到客户满意为止。

正是因为极其敬业的精神驱动下,他终于累坏了,身体曾两度癌症找上门。

你绝对难以想象一个抗癌病人带着一只狼一样的团队,把华为的通讯冲到世界第一。

2003年是华为特别困难的一年,跟思科打知识产权官司,内部股权矛盾激化,但就在这一年华为手机业务部正式建立。

如今,华为浴血奋战三十多载,已然成为国内销量首屈一指的手机品牌,今年更是超越苹果,跃居全球销量第二位。

尽管如此,任正非仍不满于现状,如今74岁的他依然冲在市场一线为团队擂鼓打气,勉力前行,为稳住5G市场。

创业99.99%都九死一生,没有超然的毅力与勇气,胸怀和格局,分分钟钟死在今天晚上,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任正非创业,比九九八十一难更如履薄冰。

2

1991年,小黄车ofo创始人戴威出生在安徽,戴威的志向很大,而且他的起点很高。戴威父亲是1966年出生的戴和根,曾是中铁四局青藏铁路工程指挥长。

戴威的出生不简单,但他的创业史更不简单。

2014年,23岁的戴威和好友做起了“骑行旅游”的项目,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创业。

同年他融资到了第一笔天使投资100万后,迅速到各个一线城市做市场推广,由于每天补贴三四万,种子用户是积累了,但100万很快就见底。

2015年初,小黄车账面上仅剩400块,戴威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转折点是戴威构想了“共享单车”的雏形,又得到了一笔100万的投资,并在2015年9月份小黄车正式在北大校园上线,由于效果不错不久便迅速复制到各大高校。

2016年小黄车融资到了1500万A轮,自此戴威开启了共享单车平台烧钱模式阶段。

鼎盛时期,是小黄车和摩拜之间的既生瑜何生亮的残酷竞争,犹如当年滴滴和快的你争我斗。

最风光时期是2017年,戴威整一年的高光时刻,然而,当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入局者分羹,平台的烧钱模式已不可持续,泰极否来也就摔得粉身碎骨。

根据小黄车融资,自2014年至今已经融资11轮,烧钱模式已寸步难行。

近日,不少小黄车用户前往北京总部退押金,排队时长达数小时。

而在小黄车APP上排队用户已超1000万人,如果按每位用户1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至少高达人民币20亿元。

并且,现在小黄车已被众多供应商因欠款而告上法庭。

作为小黄车创始人,戴威最近一次公开发声:“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

创业就像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一次90后创客戴威接下来能否向死而生、逆风而上呢?

3

创业比二八原则更残酷,注定99%以上的人都不会成功,尽管人人都有机会。就好比你去买彩票一样,你觉得你会是亿万人之中最幸运的唯一一个吗?

你能承载更多更大的委屈、痛苦,你才能收获多好多大的喜悦和快乐。

在所有成年人的世界,容易二字注定无缘。对任何一个创业者而言,在高峰时享受成功,在低谷处品味人生,就算在焦虑、痛苦、无助中挣扎的你,也要靠着信念坚持下来,度过自己最黯淡无光的日子。

《我与地坛》中,史铁生这样平淡地看待死亡:死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所以,你一旦选择走上创业的道路,就是一场无法回头的旅行,每一天,你都会体验到人生不同的风景。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