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赔1个亿后,败家子打下旺旺帝国身价610亿,首富的人生没有输字

2018-02-24 09:42 青年创业网

在中国,就是有这么两家俗气又霸气的企业。

广告土low俗到不行,却被我们当年一路吸过来不放手:一家是已经写过的椰树牌椰汁,另一家就是接下来要讲的旺旺。

旺旺的广告有多俗?俗到知乎专门有个专题去分析它俗在哪。

而且几十年了,不管别人的广告多么要逼格追潮流,他家一个广告演员就能从小用到大不带换的。

同样,这个魔性小人也是随随便便就制霸了大家的眼球,逢年过节就出现在各大卫视,在你跟前刷屏,简直比春晚还准时。

然而就在去年,旺旺终于赶了一回时髦,61岁的旺旺董事长蔡衍明携一众高管跳起了旺旺style。 嗯,有了老总加持,更魔性了。

这还不算最可怕的,2017 年愚人节前夕,旺旺突然发布了一张8L装牛奶。就在大家都以为这是愚人节玩笑时,这桶大旺仔真的上市了,同时还搭配了一款 8L马克杯一起售卖。简直一人我饮奶醉。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奇葩公司,却红了56年。而且谁也没有想到,在俗到掉渣的广告背后,在几十年就好那一口的旺仔里,藏着一个纨绔败家子的逆袭史。

他见证了台商的崛起,之后又进军内地拼的你死我活。从湖南出发,他靠一包米果扎根,最后以610亿身价问鼎台湾首富,叱咤半生。

旺旺的名字取在狗年,今年又是狗年,随着时代变迁,旺旺还能再接着旺下去吗?

浪荡公子19岁败光1个亿,三年东渡取经终成巨商

创哥写过不少大人物,他们大都童年清贫,靠自己的头脑和眼光在时代的洪流里挣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但像蔡衍明这样的富二代败家子出身,却极少见。

他出身于台北富商家庭,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家是老幺,出去却是要当老大的,靠的就是口袋里钱多。

整个青少年时期,蔡衍明就没认真瞧过书。不是在自家开设的戏院里浪,就是在街上和朋友混。性子越来越桀骜,看不惯谁就收拾谁。到了高中,学校已经容不下他了,索性让他退学。

当时蔡父看他成日里无所事事,就盘下了宜兰食品厂甩手给他。但当惯了公子哥的蔡衍明,根本连账都看不懂,不懂还拉不下脸来问。一个季度下来,是赚是赔都不知道,父亲问啥都答不上来。

不光如此,当时厂里主要给人代工生产鱼罐头。可蔡衍明是谁啊,最看不得别人脸色,立马转型内销,开始仿照北海道的小吃,自己生产“浪味鱿鱼丝”,也就是后来著名的lonely god 浪味仙原型。

然而不出所料,蔡衍明并没有把到做生意的命门,产品的市场反响一塌糊涂,大笔投资进去了,东西却卖不出去,做内销还要赊账。一年下来就亏了一亿元新台币,厂子赔的精光。

很长一段时间,不管他走到哪儿,都有员工对着他指指点点,背后都叫他败家子。

蔡衍明不甘心,放下少爷做派,开始向工人们讨教。3年后,他观察到台湾稻米资源过剩,想到了以日式煎饼为代表的米果食品,决定以此扳回一局。

想生产就得有技术,他找到日本三大米果厂之一的岩冢制果求合作。但对方一口回绝,怕小伙子还和之前一样不牢靠,坏了自己的名声。

为了技术,蔡衍明多次亲赴日本求真经,这一取又是三年。

当时蔡衍明年还是个24岁的毛头小伙,岩塚制果的社长槙计作却已过了天命之年。经过多次交涉,槙计作终于被打动,取下供奉在厂房神龛上的祭酒,分给蔡衍明并对他说:“如果失败的话,我就辞了社长之位。”

两家一合作,随即推出了最早的旺旺仙贝。仙贝面市的前一年,正好也是狗年,他恰好路过台北县的干华十八王公庙,见到这尊巨犬铜像,突发灵感,不如就叫旺旺吧!

这是一条在海难中生还的狗,因感念主人养育之恩,不肯独活,自尽而亡。

有了技术优势,再加上大手笔的营销和扎实的渠道,印着旺仔的米果热卖全台湾,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为了感恩,蔡衍明把桢计作视为“旺旺之父”,在公司陈列他的半身雕像,和自己的父母摆在一起。

至此,曾经招摇过市,拜把子成群的蔡衍明找回了自己的自尊。只有当一个人失败过,才会真正渴望成功。

从台湾到大陆,出尽杀招一年创收2.5亿

一番鲸吞蚕食之后,蔡衍明把目光投向了数倍量级的大陆市场:“我觉得中国就是一条龙,总是要起来的。”

这一仗蔡衍明尽显大商风姿。

首先他没有选择繁华的沿海城市下手,而是找到了内陆省份——湖南,作为其第一家台商企业,自然拥有更多政策优惠,同时湖南充裕的稻米资源又保障了原料供应。

然而旺旺在内地的开局并不顺利。在湖南的第一家厂建成之后,蔡衍明去郑州参加烟酒会,当场签售了300货柜的米果,协议上签的还是款到发货,笑得合不拢嘴。

可当旺旺台湾的工厂24小时加班加点制作出来,运到大陆准备交货时,对方却改了口径,要求卖完之后付款。这让蔡衍明措手不及,干脆在长沙、上海自己开门市卖。

眼看食品就要过保质期,销售还是没有一点起色。情急之下,他带着人挨个拜访上海、广州、南京、长沙等地的各级学校,请学生们吃,再然后就是昏天黑地的广告轰炸:“你旺我旺大家旺”。

不出几个月,食品公司的人就开始满世界找旺旺了。旺旺一炮打响,投产当年就创收了2.5亿人民币。

眼看着旺旺赚的那叫一个盆满钵满,一时间竟有200多家厂商加入“米果大战”抢占蓝海,其中就有同样来自台湾的康师傅,这也使得米果价格开始暴跌。

旺旺被裹挟其中却不在怕的,反而选择了壮士断腕的价格战。这招他在80年代的台湾市场就用过,随即推出四个低端副品牌,并一口气从一公斤50元骤降到5元,狠辣的降价手法见血封喉,不少厂商脚跟未稳就出了局。 

另一面,想要降低生产成本就必须在各地扩建生产线,加大量产。没钱工厂怎么盖?

蔡衍明利用各个地方政府高涨的招商引资热情,给他们写信,要求用旺旺这个品牌来换厂房。连发1000多封信,果然就有人找上门。政府盖房很快,四五个月就盖起来,只要一个租金的成本,事情就办好了。

此后,他又几次挑起价格战,降价但不降质,没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就将他们杀得所剩无几,市场重新回到了旺旺手中,并且再也无人能动摇。

2016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蔡衍明打败郭台铭蝉联台湾首富,够狠!

廉颇老矣,

尚能旺否?

80 年代末旺旺进军大陆时,赶上了一波消费市场井喷的红利。公司的营收也是连年看涨,在2013年收入和净利润双双增长了6倍多,达到峰值。

更让人佩服的是,2007年在新加坡上市的旺旺表现平淡,眼见着被康师傅超越。不服气的蔡衍明当即退市,不惜个人举债8.5亿,仅用200天就撤离新加坡、登陆港交所。

旺旺的市值也从35亿美元提升至51亿美元,成为亚洲近些年来规模最大、杠杆比率最高的巨额融资经典。

然而所有的优势都不能长期保鲜,一旦跟不上时代企业就要受挫。2014 年,红极一时的旺旺集团,其营收和净利润出现了首次下滑。

紧接着,旺旺开始不断拓新品,但看上去却像是盲目创新,看似花样百变,可就是赚不到钱。 根据2016 年年报,新产品对公司的营收贡献仅占约 3%。

曾经的旺仔牛奶年销售额超过百亿人民币,是中国乳品行业的奇迹。但当年的90 后们跟李子明一样长大了,00后却没能继续旺仔情结。回忆杀让人动容,却无法持续为其买单。

自2014年后,旺旺业绩连续三年下滑,不再有当年自断一臂的狼性和狠劲。

新品的认知度不高,渠道和营销老化,新兴食品企业不断发力,旺旺正在步入中年危机。

廉颇老矣的旺旺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他也没有完全失去机会。2017年半年报中,旺旺的净利远超康师傅统一两大巨头,以致于今年的市值有所回升。

而且2008年旺旺港股上市的同时,蔡衍明还完成了公司的重组。他把核心的食品饮料单独成“中国旺旺”在港上市,旗下医院、酒店、房地产等业务成立新的“神旺控股”公司,作为蔡衍明家族私有。

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蔡衍明曾发表演讲,不难听出,蔡老板仍在寻找更多的机会。不管市值是不是还能攀上千亿规模,至少他早已阅尽千帆逆袭成功,并证明富可过三代。

一个人失败过也成功过,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失败。曾蔡衍明说过:“起旺旺这个名字,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日日为王。”

在一次财富论坛上,他告诫后辈:我并没有什么成功秘诀,要说有那就一句话,

如果上帝给了你一个酸柠檬,

那你千万别泄气,

得想办法把它变成一杯可口的柠檬汁!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