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17岁斩获千万融资的神奇少女,后来怎么样了?

2018-04-12 11:11 来源:青年创业网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却不知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神奇少女王凯歆又上头条了。这次她被曝疑似以代投名义卷走投资人巨款跑路,涉案金额高达1.5亿。

曾经,她是人人称羡的天才少女,顶着“鬼才少女”、“商业天才”的光环,风头一时无两。三年前的她,如果以“同龄人抛弃论”来评价,那就是“17岁少女已获得2000万A轮投资,这个高中生已经抛弃你。”

但命运总是会以一种特定的方式收取他的筹码。很快,这个天才少女就被媒体曝出“不懂市场、不懂管理、侵吞公款、向投资人伪造平台成交额”。

01

起起落落,神奇少女神通广大

在2016年GQ一篇名为《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的文章中,从神奇百货在职和离职员工、投资人等多方信源对王凯歆提出了质疑:运营数据造假、欺骗辱骂员工、言而无信、作风奢侈、不善管理……

她看颜值招聘员工,向投资人伪造平台成交额,向外界声称的60万注册用户,实际在当时不到30万。

她沉浸在自己天才的幻想中,在员工因为受不了她的任性无理纷纷辞职以后,她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写,“天才千万不要去迎合笨蛋,否则他们会觉得你连他们还不如。天才的内心本身就是与世隔绝的,孤独得只剩下自己的影子。”

虽然文章难免有偏颇之嫌,但王凯歆自己也为这一番争议出力不少。在“神奇百货”只剩下十多号员工水深火热的时候,她居然还在朋友圈里晒她畅游以色列的照片。

最终,神奇少女的神奇百货,仅仅存活了半年就轰然倒塌。

从身价过亿到人去楼空,95后的王凯歆并没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相反,她很就有了新动作。

2017年,7月,她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文《98年鬼才少女新项目》,宣布再次创业,新成立公司广州华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大有大步投身“大健康产业”之意。

王凯歆声称自己的产品能够治愈疾病,人们还可以“用食物代替药物而使疾病得到治疗、使细胞恢复功能、使人体恢复健康”。加入的方法也很简单:不需要20万,甚至不用8万,只要5万你就能成为我的第一批联合创始人。但时间有限,截止到2017年7月30号,后续联合创始人门槛恢复到原来的50万。这一模式和朋友圈微商如出一辙,并很快遭到腾讯微信平台的封杀。

微商创业仅三个月就宣告失败,可神奇少女岂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倒的?

很快,区块链风口刮起,神奇少女又开始施展起她全新的一番“神通”。

02

紧跟风口,神奇少女或卷款1.5亿

2017年,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大火,嗅到商机的王凯歆转身投入到炒币的大潮,摇身一变成为了币圈的羊毛头子。她开始涉及币圈代投业务。在朋友圈中表示:“评级首AA项目,RSK仅剩最后几百额度,手慢无。”但很快被打脸。

2018年2月初,王凯歆在朋友圈宣称OKB有货,但并未说清具体额度及来源。并在2月16日OKCoin创始人徐明星发布官方声明,表明OKB未进行任何私募,王凯歆不可能拿到OKB的额度后,依然继续着OKB代投的生意。

在徐明星发完朋友圈的第二天,王凯歆曾在朋友引荐下向徐明星道歉,称是对接渠道出了问题,已退回全部退币。但事后,仍继续进行着OKB代投的生意。

然而王凯歆涉及的代投项目还并不仅止于RSK项目OK币。不少投资人还通过她投资了另一个名叫SAY的项目。

SAY是由有东南亚支付宝之称的SpherePay发行的代币,在投资人将手中的SAY换成了新的代币SPH后,SPH上线后价值归零。

在事发之初,作为代投人的王凯歆跳出来高调维权,与SPH官方异口同声指出是石一拿走了基金会所有的钱。

王凯歆称,她通过微信把打款截图、打币地址都发给了石一,却没有得到相应回复,微信也被拉黑。无法退币。

对于王凯歆的指控,石一在朋友圈怒怼,称王凯歆是个骗子,且利用黑社会手段威胁他。

而对于SpherePay官方的指控,石一也给出了不同解释,称SAY是SpherePay发起的区块链项目,今年1月发起3月终止,大部分投资人从基金会购买的SAY已成功清退, SPH就是个空气项目,自己和SPH、SAY已经没有利益关系。

而现如今,投资方却陷入了与“上家“王凯歆失联的尴尬局面。据知情人士透露,王凯歆拿了SAY项目的总代投,募到了大量ETH,但最后,她把SAY退回的ETH私自挪用,剩下的根本不足以还给散户。

03

成长的代价,自有人收取

在王凯歆的以太坊数字钱包中,目前还剩下3万多个以太币。在王凯歆募ETH的时候,对应人民币的单价是将近4500,3万多个ETH,总价值近一亿五千万。但就现下的市场情况来看,3万多个以太币总价值已经缩水至八千多万人民币。

而据区间集推断,王凯歆把以OKB之名骗得的ETH用来做了量化投资。

王凯歆两个钱包地址  来源:区间集

资金流向图解:

3月9日 9:35:受害者小太向A1账户打入700个ETH

3月10日 8:07:A1账户向 (C)账户转入700个ETH

3月12日 7:50:受害者小春向A1账户打入 810个ETH

3月13日 10:15 A1账户向 (B)账户转入810个ETH

(B)(C)两账户,一但入ETH立刻转到(D):目前有1万多笔交易

(D)每积累一定数量后,便以每笔885个ETH,不停往(E)转入ETH

高频地址:0xf726dc178D1A4d9292A8d63f01e0fA0A1235E65C:有15万笔交易

王凯歆另一个地址(A2):最高峰有3万+ETH,频繁以每笔885ETH的往地址(E)里面转入。来源:区间集

知情人表示,王凯歆频繁买进卖出的动作实际上就是一种赚钱的手段。当然,也有可能仅仅是兑现挥霍。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她都已经触犯法律。“占用别人的资产做风险投资,不符合商场的游戏规则,迟早有一天,她会被反噬掉。”

04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时区

犹记得2015年她登上北京卫视创业真人秀《我是独角兽》的舞台的时候,鲜花着锦,万众瞩目。到如今,却已经成为身怀巨款,却声名狼藉的创投圈“黑名单”。

在王凯歆失联的十几天里,遭受惨重遭受惨重损失的代投、散户和项目方们找到了王凯歆的家里,向她的母亲与继父讨要说法。与她朋友圈的高大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一家还住在出租屋里的窘境。家里还有她60多岁的奶奶,白发苍苍的老人,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债主”也只能无奈以对。

“我们不知道她躲在了哪里。”

约罗斯金曾经说过:“上帝绝不会只赋予你使命,而不给你时间去完成 。”可是现在的我们,却好像都活在一种对于时间的焦虑之中。

我们总喜欢为自己设定一个时间表,在这个时间表内必须要成功,在这个时间表内必须要结婚,不然我们就是“被同龄人抛弃”的失败者。却不知,每一个生命,都应该有自己的时区。

王凯歆98年出生,今年都还未满20岁。花一样的年纪,本该行走在大学的校园中,享受青春的阳光,接受男同学的追求。没课的时候叫上三五好友,一起逛逛商店,点上一份美味的冰淇淋。或者在假期的时候,打一份假期工,享受劳动获得的快乐。可19岁的王凯歆,已经沉迷在金钱的诱惑之中不能自拔。

 

在本该领会界限的年纪,她学到的不是一份耕耘一分收获的快乐,而是各种为了一夜暴富的不折手断。

但就像我们终会衰老,神奇少女也终会成年。如今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她早已到了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法律责任的年纪。

可现在的她,虽然成为了抛弃同龄人的佼佼者,却也成为了被同龄人抛弃的可怜人。

最后,献上笔者酷爱的一首小诗,送给活在自己时区的大家。

纽约时间比加州时间早三个小时,

但加州时间并没有变慢。

有人22岁就毕业了,

但等了五年才找到好的工作! 

有人25岁就当上CEO, 

却在50岁去世。 

也有人迟到50岁才当上CEO, 

然后活到90岁。 

有人依然单身, 

同时也有人已婚。 

奥巴马55岁就退休, 

川普70岁才开始当总统。 

世上每个人本来就有自己的发展时区。 

身边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前面, 

也有人看似走在你后面。

但其实每个人在自己的时区有自己的步程。 

不用嫉妒或嘲笑他们。 

他们都在自己的时区里,你也是! 

生命就是等待正确的行动时机。 

所以,放轻松。 

你没有落后。 

你没有领先。 

在命运为你安排的属于自己的时区里,一切都准时。

  • 创业登记
  • 创业项目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