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捡破烂到亿万富翁,这个快递人的故事堪比电视剧

2018-03-01 09:12 来源:青年创业网

安徽亳州,一座占地面积158亩的“圆通速递皖北区域现代产业园”正拔地而起。圆通速递在这座产业园上投入了上亿元,46岁的曹玉根是负责人。谁会相信,13年前,这位靠快递起家的大老板,还在深圳踩着三轮车靠收破烂为生。

走街串巷

2004年,深圳城郊的一间危房,是32岁的曹玉根在这座城市的第一处落脚点,房主早已搬走,四周满是荒草,房间逼仄还没有窗,整日散发着难闻的霉味。

曹玉根农民出身,没什么文化,体力也拼不过年轻人,所以找不到什么正经工作。一年后,当兜里只剩下最后一千块钱时,曹玉根决定放下身段去收破烂,他花700元买了辆三轮车,又花300元装上烧油的马达,然后就身无分文了。

每天清晨5点,曹玉根就骑着三轮车出门,穿梭在弓村的大街小巷,拿着扩音喇叭挨家挨户收破烂。三餐不定,泡面都是奢侈品。起早贪黑,日晒雨淋,换来的是每天100元到200元不等的收入。

每次和远在亳州的妻女通电话,曹玉根只说自己在打工,过得挺好,对收破烂的苦日子只字不提。但他始终相信,收破烂只是命运给他的考验,而不是最终的结局。

败走江湖

从小到大,曹玉根性子孤僻,不爱跟陌生人搭话,但生活却逼着他转了性。

收破烂的营生,既要会搭讪技巧,也要懂察言观色,一笔生意做完,还得主动给人留下联系方式,恳请人家继续光顾,就这样,日复一日跟陌生人打交道,曹玉根渐渐变得会说话了。

针对不同客户,曹玉根摸索出了不同的经验——比如遇上卖纸箱纸篓的商场客户,他每次收完废品,都会主动把人家的场地打扫干净,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这就是服务意识。

成为弓村废品界的“黑马”后,曹玉根把目光转向了四周林立的电子厂,电子废品利润更高,可没想到收废品的也有江湖,底层竞争者的对抗方式粗暴酷烈,曹玉根几乎是被打出了那一块片区。

之后,曹玉根去夜市摆过摊,炸过爆米花,一晚上挣几十块钱,一连干了三个月。至今,他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一台炸爆米花机的模型。

第一桶金

一次老乡聚会,让曹玉根见识到了一款造型别致的摄像头,在得知国内还没有同类产品后,他觉得机会来了。

曹玉根勾勒出一张草图,然后花钱找来设计师,在这个基础上重新设计,又找模具厂打出了十几个摄像头外壳样品,然后揣着样品逐个拜访摄像头工厂。

被保安赶过,也被产品经理数落过,一家家闭门羹吃下来,曹玉根却丝毫不觉气馁,他坚持跑客户,留名片,留样品。

一次,曹玉根找到深圳一家知名摄像头生产厂家,拿出样品游说对方,“你们的摄像头装上我的外壳,能往高端市场走,每个可以提高定价50到70元。”

接待经理没有草草应付,而是把曹玉根的外壳装上摄像头,拍照发送到大客户群,问对方是否接受。出乎意料,客户一致好评,反响强烈。

一万组摄像头外壳的订单,差点把曹玉根砸晕,他找到工厂批量生产,随着这款摄像头热销,后面又有不少小厂家陆续找上曹玉根,小到几百组,大到几千组,络绎不绝的订单,让曹玉根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60多万元现金。

金融危机

就跟收废品一样,曹玉根很快又不知足了,他决定自己建厂,把所有钱砸进生产线,一度招了一百多名工人,可就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命运又跟他开了个玩笑——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国内外订单量暴跌,苦撑两年后,曹玉根再次一贫如洗。

2010年10月,曹玉根的一名亲属开车来到深圳,要带他回家。

亲戚刚到门口,邻居看到曹玉根的三轮车没锁,大声提醒,“老曹,把车锁好了,别让人推走了。”

曹玉根吓了一跳,生怕亲戚看到三轮车,会联想到自己在收废品,“不全是为了面子,我一个人过得苦没关系,我是怕家人知道我过的苦。”

其实,曹玉根的这个亲戚也在为事业不顺烦心,他在2008年买下亳州市圆通速递的代理权,但由于经营不善,圆通在亳州快递业排名倒数,业务员只剩七八个,日进出港件才几十票,有时甚至一天收不到一个件,快递员拿着1200元的工资,人心涣散。

回到亳州,曹玉根决定,从亲戚手里接过亳州圆通。

破釜沉舟

新手上路,人手不足,快递延误遗失引发的投诉,每天搞得曹玉根焦头烂额,有时深夜还会接到电话,被暴怒不已的客户痛骂要搞死他们。

第一个月下来,曹玉根成了圆通皖北地区被罚款最多的网点负责人,不仅没赚到钱,身边能用的七八个老员工也走得差不多了。

月度总结大会,曹玉根走上台,对着皖北地区其他网点负责人说,“如果下个月我再干不好,整个公司送给别人。”这番话,引发了全场哄笑。

憋着一股气回到网点,曹玉根立即着手改革,他重新招了十几个人,抛弃传统的固定工资制度,改成“底薪+提成”,让出大量的利润给业务员。

比如,原本一件快递,网点赚3快,现在他让业务员赚2快,网点赚1块,鼓励业务员只要能把件收上来就行。

曹玉根还放开了业务员收件时的定价权限,当时快递费还没有统一定价,他就让业务员在6毛的浮动范围自主定价,业务员也有了更多跟客户交流的空间。

在这个奖励制度下,干得最好的快递小哥当月收入就到了6000多元。

身先士卒

曹玉根自己也没闲着,他走上一线,带头把所有环节跑了一遍。

“先从装车开始,我一个人装完一车货,才真正理解到装车师傅的不容易。”亳州以中草药之都闻名,收上来的快递多是寄往全国各地的草药,一袋几十公斤,脏不说还散发着异味,当时亳州网点连最基本的上车跑坡机也没有,搬货上车,全靠人扛。

“我们网点离安徽分拨中心最远,有240公里。如果不能在车抵达后的3小时内装卸完,一定会延误发货。”所以,每次看到分拨公司的车一到,老板冲在最前头扛上扛下,其他员工也被感染了,后来甚至连客服的姑娘们都冲上去帮忙。

到了送件环节,曹玉根会提前规划好路线,提高派件的并单率,就连第一个电话打完后隔多久打第二个电话,他都找出规律总结下来。当日的异常件,送不掉的理由则拿笔记下来,回去把经验分享给员工。

 咸鱼翻身

圆通公司的核心营运管理系统叫金刚系统,曹玉根每天自学到凌晨2点,花了一个月摸透系统原理,“金刚系统非常强大,我把原理搞懂了,不仅可以了解快递,最重要的是可以从系统的数据里看出网点的问题,积极改进并做好管理。”。

比如,通过系统查阅一天进出港件,一天发下去1000张面单,系统显示只收回800多张结帐联,而结帐联是快递公司收钱的凭证,遗失一百多张就意味着损失了近两千元。

“我们是刚起步的小网点,任何损失的利润都要找回来。”曹玉根惊讶的发现,网点大厅的地上,甚至厕所间里,频频出现遗失的结账联。

光奖不行还得罚,曹玉根当即定下规矩,每天每个揽件员领到的面单号都是联号的,揽件员必须自己先预付这些号段面单的钱,收回所有的结账联后报销,遗失的结账联由揽件员自己买单。

短短两三个月,曹玉根的改革使亳州圆通完成“逆袭”,第三个月就实现盈利几万块,一年后全部还清负债。

下一个梦

几年下来,亳州圆通员工从几十人扩充到近二百人,场地从原来的100多平米扩建至5000平方米,并在2013年全部装上自动化流水线,单日出港件达2000多票,实现66倍的增长,取得亳州市场占有率第一。

八年打拼,曹玉根如今身家过亿,荣获过“安徽十大杰出经理人”、“十佳双创领军人物奖”、 “安徽十佳创业创新领军人物”等奖项,亳州圆通更是连续五年被授予“守合同重信用单位”。

“我们都是农民出身,没有学历、没有经过任何系统的培训、教育,之前一无所有,但让众多人发财致富。这些都是圆通给的。”如今,曹玉根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圆通速递皖北区域现代产业园”上,希望能打造出集电子商务、仓储配送、培训等一体化的电商全产业链综合服务平台。曹玉根说,能有今天的事业,除了踏实和勤奋,他要感谢这个时代和飞速发展的快递业,更感谢未来发展无可限量的圆通平台。

“快递是一个平台,通过‘快递+’可以把任何一个行业都嫁接进来,未来我们的快递小哥不单是送快递的,他们会转型成电商运营人员,帮助产业园里的中小型企业孵化项目,共同成长。”

  • 创业登记
  • 创业项目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