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5个变化,影响下一个50年

2019-01-23 09:32 来源:互联网

全球金融危机过去十年了,在这十年里,数字经济发生了深刻的结构性变化,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家必须要观大局,看到根本的结构变化。

所以,我今天想分享的主题是“危机10年,我们面对的未知经济”。

未知经济是挑战,当然也一定是机遇,所以我在前面几节,会讲讲今后两年可能面临的宏观环境,在后面几节,我会逐渐地给大家分享,我们观察到这个世界可能在未来十年和二十年,或者未来五到十年的变化。

我将从十个维度,给大家做一个简要的分享。

一、当前整体全球经济格局

2008年,雷曼兄弟垮台,它是一家有八千亿美元资产的大公司,它的破产,迅速把全球的金融市场带入危机,全球的金融市场资本市值跌了50%,26.4万亿美元。

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振荡,年底全球经济进入衰退,67万人失业,这67万人中没有任何人和雷曼兄弟有瓜葛,他们完全是无辜的受害者。

所以,从这次经济危机中,也产生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叫无辜的受害者。

十年过去了,世界经济发生了什么变化?

  1.  经济增长是在低位和中位并行。

这一点对于各位在做经营经济预测的时候特别重要,我们可以看到,八十年代来全球GDP增长的变化。

在2008年的危机中,经济出现巨幅下跌,2008年以后逐渐进入中速增长期。

所以,我估计在未来几年里,一直到2023年,整个经济还是处于一个中速的增长阶段。

2008年至今,十年之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低于2008年之前十年的时间,低于2008年三十年的平均增长速度。

所以这是一个中等增长速度的大环境,我觉得理解这一点特别重要。

比如美国,美国今年经济增长可能达到三个百分点左右,这是超强增长。

但是,我们对美国做了一个潜在的经济增长水平分析,发现美国的潜在能够达到的均衡增长速度只有两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今年美国经济进入最高点以后,明后两年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都会逐渐下滑,理解这一点也很重要。

2008年到今年十年间,2018年是全球经济增长速度的最高峰,今后两三年经济增长速度会逐渐下滑,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

我们回头看中国,今年大概是6.5%左右的增长速度,预测在2022年左右会降到5.8到6左右,美国逐渐会降到1.4%,日本会降到0.52%,只有半个百分点。

经济增长速度会下降的更厉害,当然,虽然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但是总量还是在不断上升,不断地逼近美国,远远超过欧洲和日本。

从2008年到今年,十年经济增长速度,2018年是全球经济增长速度的最高峰,今后两三年经济增长速度会逐渐下滑。

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全球经济造成的重大损失和破坏,我们看当初这个蓝色曲线是我们在2007年对全球GDP增长的预测,2008年危机以后,我们假设这个GDP增长水平会有所下降。

但是实际增长的曲线是黄色曲线,大家可以看到黄色曲线远远低于预测水平。

而且这个缺口还在不断的扩大,这是在一个低于原有水平的次均衡位置上的经营和生产。

现在来看,这个缺口已经不可能弥补了,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所以对全球经济的伤害是巨大的,不可低估。

与此同时,美国也有产能过剩,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工业利用率最高的时候是90%左右,平均80%,今天只有75.5%,这就是特朗普要打贸易战的最重要的原因。

另外,全世界的劳动生产率都在下跌,所以这又是今天让我们觉得很困惑的问题。

美国的劳动生产率在2000年到2008年之前增长速度达到1.5个百分点,今天只有0.3到0.4,文化投资减少,科技发展等都有影响。

包括看到劳动生产力是红色曲线逐渐走到黄色曲线,韩国、泰国全世界劳动增长下跌,这是一个值得关注和思考的重大问题。

所以第一个问题就是全球经济的背景是大的背景,第一个是在过去十年中速增长,第八年是增长的顶峰,今后两到三年逐渐增长速度放慢,我觉得理解这一点特别重要。

2. 当前宏观环境是低通胀、低利率和流动性仍然宽松,这是一个特别令人困惑的环境。

你可以看到人民币以前都是红色线,新兴经济国家都很高,高达30%,发达国家也是高达10%左右,但是现在都低于2%。

当然,其中的原因很多,包括社会老龄化,大部分产值比较低,产能过剩,通货膨胀率产生另外一个原因。

图中的蓝色曲线,我们能看到美国的美联储央行利率,你可以看到2008年危机以后一直为零。

但是因为减掉通货膨胀,到今天,美国的真实利率为负,这就产生一个很奇特的现象。

因为真实利率为负,现在在世界上的很多国家,你存钱到银行,还要给银行付利息,所以人们愿意贷款投金融市场,这是金融市场发展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

在丹麦、日本、央行,全球利率为负,所以流动性继续宽松,全球流动率整体还是宽松的,今天股市不断在高位。

一方面大家害怕它会跌下来,另一方面又看到流动率的宽松,利率水平为负,还愿意继续不断投入股市很大的动机,产生了今天一个很令人困惑的宏观环境。

在这个宏观环境里最值得关注的是通货膨胀率,通货膨胀率起来,所有的宏观经济都变了。

3. 全球的经济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经济结构年轻化,更重视消费,更偏向服务业。

这对制造业大国中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就是为什么轻资产在过去几年里变得如此制约的原因。

因为低增长,所以,全球的增长和投资速度都是比较低的,黄线是GDP的增长,绿和红的是贸易和投资的增长,大家可以看到,一直到2019年,这个速度还是在缓缓下跌。

以美国为例,它的投资下跌了25%,每年要少投资3个百分点左右的GDP的投资,没有投资就没有增长。

所以投资很弱,也是制造业变得比较弱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消费越来越占主导作用。

新兴经济包括中国消费对增长的作用也在不断扩大,所以,整个工业结构在向消费转移,这个趋势已经开始,而且越来越迅猛。

二、未来全球经济整体格局

美国的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为70%,居高不下,欧洲的服务业占比不断上升,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不断上升。

尤其是在制造业的投资在不断减少,从全球的基本趋势表明,经济结构的轻化。

我们甚至发现,人的需求偏好也在变化。我们做了一个有趣的实验,2002年到2003年期间你增加了一块钱的收入,你会用多少比例买进口商品。

假设2002年到2003年是10%,是一毛钱,如果你今天还是花一毛钱,我们就说收入的需求进口商品弹性不变,这个概念比较学术化。

如果这个存在的话,所有的国家都应该在这个45度的斜线上。

这个比例和结构不变,红的是新兴经济公司,绿的是发达国家,球的大小代表经济规模,中国是一个大球,美国是一个大球。

我们的检验表明几乎所有国家都在45度线的下面,表明十年以后收入增长,但是你消费的进口商品在减少,物质商品在减少,现在人都在消费什么?

消费旅游,消费餐饮,消费娱乐,消费医疗,消费教育等。

像我们这样老一代人退出了需求的舞台,不再买房,不再买车,不再装修,不再买冰箱。

年轻一代也不再希望拥有物质的产品,而愿意更多的分享,这在根本上改变了需求的消费偏好。

全世界的需求都在走向年轻化,这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制造业大国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所以贸易也在放缓,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贸易跌了13%,所以这是整个下跌的过程。

4.整个经济的增长动力在转向新兴经济和亚洲,增长不再由发达国家主导,所以市场不再是美国和欧洲,而是新兴经济和亚洲。

如图,这是1990年时,按GDP衡量,中国只占世界GDP的4%,欧盟占了27%,美国22%。

2018年按GDP衡量,中国占世界GDP 19%,欧美只有16%,美国只占15%。

所以,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占了24%,1990年占16%。

所以整个经济结构在偏向新兴经济和亚洲,它们有5%的增长速度,发达国家连2%都不到,所以整个需求变了,这个市场也变了。

当然中国变得越来越重要,是世界上第一制造业大国,中国今天制造业增加值等于美国18.7%,加上德国6%。

2019年,中国的制造业会是美国、德国和日本的总和,所以,中国具有世界最好的制造业,最好的产业链,这是一个极大的优势。

但是消费年轻化对这个产业也提出了重大的挑战,从整体增长来看,在未来五年左右,中国经济会继续贡献全球经济增长的30%左右。

新兴经济国家,大家可以看到,甚至到2020年中国经济对全世界经济GDP增长的贡献,这个比重还是高达30%左右。

5.根本的变化是整个世界处于一个超级关联阶段,互动和溢出效应大大加强。

我们现在是生活在要涨一块涨,要跌一块跌的大环境中,所以,理解宏观,理解经济,理解世界和中国的经济金融,对企业家来说变得特别重要。

以全球五大跨区域的股票市场的互动为例:

二十二年前,1996年,互动性只有15%左右,也就是说亚洲的股票市场动一个百分点,拉美也就动0.15个百分点,它几乎无关联。

但是随着全球化,它的关联度不断上升,在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它的关联度达到了70%,在欧元为主的时候达到90%,所以,有所下跌。

关联度还是达到70%左右,也就是说亚洲的股票市场动了一个百分点,拉美的股票市场会动0.7个百分点,这个对做金融的人来说特别不可能。

你怎么多元化,怎么配置你的风险,这个全球金融市场的互动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的挑战,全球今天完全是生活在产业链的结构中。

2000年时,全球一个是德国的产业链,一个是美国的产业链。

中国是通过美国走到韩国,韩国走到我们台湾,台湾走到中国,中国是通过这个链条走到美国,走向世界的,这是十八年前。

十五年以后,整个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德国的产业链仍然在继续强大,美国的产业链变成只有一个北美,中国建立起了亚洲的制造业垂直供应链,中国是其中的中心。

产业链使得我们都生活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世界之中。

这个利益就紧密的连在一起了,所以产业链会产生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全球不但是金融开始波动相通,经济增长的波动也开始相通,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我们讲经济增长的波动性都很低,不超过10%。因为他们的人均GDP都很高,三万美金,经济政策和宏观环境比较一致,所以他们的波动在上升。

但你可以看到,在危机中,所有经济增长的波动性都达到了80%,就是危机中跌的时候,大家都在跌,反弹的时候大家都在反弹。

全球真的是活在一条船上,危机以后有所下降,仍然在60%左右。

这是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个巨大的变化和挑战,我们都是要涨一块涨,要跌一块跌。作为企业,都是这个大风浪里面的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或者幸存者。

不但是全球的互动,而且互动的根本机制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以前全球经济要波动的话,一定是有大的国家的政策变化,有大的事件是自上而下。

今天市场的变化、经济的变化是自下而上的。因为信息传播是如此之快,每个人在同一时间能够得到同样的信息,这个改变是存在的。

比如,在我分享的当下,假设你接到一个短信说美国纽约地震了,华尔街大火,我想你们所有人的直觉就是股市必将大跌,全球经济金融一定会振荡。

你们会做什么呢?

可能本来约好今晚要吃一个法国大餐,但想到明年要金融危机了,市场要动荡,就省点钱吧,今天晚上的法国大餐可能不吃了,我们吃一个披萨饼算了。

本来你要给欧洲一个国家投资一百亿美金,但看到市场波动,是不是也要缓一缓?

所以,在这个瞬息都会采取同样的行为,市场总需求一下就垮掉了,没有危机也变成了真的危机,这个市场就这么变了。

现在市场的变化完全是自下而上的,无数的人在瞬间采取同一个行为,改变了市场,这使得政府的监管和管理也无法产生作用。

我一直在说风起青萍之末,现在的变化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是池塘里哪一片叶子动了,风已经忽然而去,旋转全球,影响所有的方方面面。

这是我们面临全球金融格局变化最为深刻,也是最为厉害的一条。

人从贪婪到恐惧是瞬息的变化。

只要你得到这个信息,迅速会改变你的行为,从信息到信心,信心到恐惧,恐惧到你的投资行为变化,都在几秒几分钟,几小时的时间。

但是从恐惧到贪婪,从希望投资增长,那是一个缓缓的过程,是几周,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时间,这个不对称使得经济的上升一定是缓的,经济的下跌一定是剧烈的。

这是今天全球经济金融结构改变影响企业、影响全球最厉害的,风起青萍之末,这个风是大家共同刮起的,最后影响所有人。

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因为关联性加强了,世界冲击影响越来越大,我们对美国做过分析,美国GDP下跌一个百分点,会影响加拿大和墨西哥,比如说0.9到0.75个百分点。

也会影响中国,比如说0.3个百分点。我们把这个影响分成蓝和直接物体的影响,红的和信心的影响,现在看来最难测的是信心的影响。

我们看法国,它是一个农业国家,法国和美国的直接关联度只有0.1%,也就是说一个百分点美国GDP下降,只影响法国0.1个百分点GDP下降。

但是受到信心的影响,法国受到欧洲的影响,受到中国的影响,最终法国仍然会下跌0.3个百分点,这就是今天的世界。

三、未来中国经济预测

信心变得越来越大,中国变得越来越大的时候,中国对世界的冲击和影响也会越来越大。

我们测算发现,如果中国下调投资一个百分点的GDP,对世界的影响,第一个国家是谁?智利。

为什么是智利?因为资源投资不到中国,铁矿没出口到中国,今天大家吃的水果,大部分从智利来,所以智利对中国的经济增长高度依赖。

第二个国家是赞比亚,铜,第三个国家是沙特,油,第四个国家哈萨克斯坦,石油。

所以,这些国家对中国的依赖度很高,从制造业水平来说,对中国依赖度最高的当然是我们的台湾省。

中国下跌一个百分点的投资,会影响台湾省0.9个百分点GDP增长,会影响马来西亚,韩国0.4个百分点GDP增长,所以中国经济大了以后,对世界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我在这里说中国投资一个百分点的下降,会引起中国贸易伙伴的增长的下降,这是两个不等的量。

中国的投资大概还要下降8到9个百分点,如果按照这么算的话,马来西亚和韩国要下降五个百分点的GDP,他们哪有五个百分点的GDP。

所以,中国的经济在调整在平衡,全球的经济在调整,我们确实是生活在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世界之中。

而且,形势还在变化,最根本的标志是美联储开始升息,1929年美国的金融危机以后,美联储利率水平迅速下降到0。

一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经济恢复,利率水平不断上升,到八十年代为了对付中国通货膨胀上升,利率水平达到了18.6%的高水平,以后逐渐下降,到今年又逐渐降到零。

从2016年年底开始,整个美国利率水平开始回升。

美国的利率水平走了一个一百年的周期,大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