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60平米,放弃千万年薪的北大才子到底图什么?

2017-10-30 09:48 来源:青年创业网

他是北京计算机系的高才生,百度七剑客,在最辉煌的时候转身离去。2年后从零开始,一举搞出2亿用户、估值过亿美元的音乐公司。如今,又站在了第三次创业的起点。他就是酷我音乐、快乐智慧的创始人,雷鸣。

1975年,雷鸣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他从2岁开始就跟随父母辗转反侧,直到后来父亲转业到郑州当警察,全家才算有了落脚的地方。

1987年,雷鸣进入郑州外国语学校读中学。不过,当时父母仍在为生活而奔波,所以根本没有时间管孩子,“最多买本字典支持一下,”所以,学习只能靠雷鸣自己。

久而久之,雷鸣就养成了偏科的习惯。在初中,每次考试,数学、物理他都是满分,但是语文、俄语等其他科目却经常不及格。地理、历史一窍不通也就算了,反正以后要文理分科。但是,语文、俄语不好可就麻烦大了,“考不上好大学!”

常规套路走不通,雷鸣就决定剑走偏锋,“猛攻物理!”从初二开始,他把全部精力放在了物理上。要说雷鸣的智商确实高,他初中自学高中物理,高中更是把理论物理、微积分等啃了下来。

此后,物理就成了雷鸣的王牌,他先后代表学校、郑州市、河南省参加物理奥林匹克竞赛,回回拿第一,1992年更是获得全国物理奥林匹克竞赛的银牌。

在人才济济的集训队,雷鸣依旧出色,他很快被提拔为集训队的队长。集训还结束后,就被北大招生老师一眼相中,“免试上北大计算机系!”

在北大,雷鸣的技术天赋爆发了出来,他大二就参加了国家973重点科研项目“天网系统,”并是核心项目团队成员,索引和检索组组长。

一流的设备,一流的项目,一流的指导老师,雷鸣很快就成了网络搜索的高手,并成为计算机系的风云人物。大三时,一举担任系学生会主席和校学生会文化部部长。

你知道的,1999年是我国互联网的元年,就连日后赫赫有名的腾讯、阿里、百度才刚刚起步。当时,国内做互联网搜索寥若星辰,能够接触到互联网重点项目的高校实验室更是少之又少。

不过,和计算机系的其他同学一样,雷鸣的眼里只有麻省理工、卡耐基梅隆、加州伯克利等世界名校,“北大计算机当年毕业70多人,30多人出国。”

1999年6月,24岁的雷鸣已经手握斯坦福等七个美国高校的录取通知书,而且都是4万美元以上的全额奖学金!

不过,命运就这么奇妙,就在雷鸣即将赴美留学前几天,李彦宏和徐勇出现了。

当时,李彦宏手握“超链分析”的技术专利,加上IDG熊总的支持,兴冲冲跑回国内,“发誓做出中国的雅虎!”

“百度?没听说过!”,“有福利分房吗?”“能解决北京户口吗?”你想啊,那时候的大学生多现实啊,所以李彦宏找了一圈,愣是没有招聘到一个大学生。最后,他只能郁闷地回到母校碰碰运气。没有想到,与计算机系的雷鸣和刘建国一拍即合。

段誉练成一阳指后,总想露两手,雷鸣也一样。他在计算机系的实验室比划了四年多,除了发表十几篇文章外,并无其他的成就感。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百度的巨大前景,“美国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搜索的需求量肯定会越来越大!”

于是,雷鸣就成了百度的七剑客之一。此后,他作为首席架构师,带领团队实施百度最重要的项目“闪电计划”,目的很明确,就是要阻击Google中文,确保百度在中文搜索的领先地位。

最后,雷鸣找到了两个突破口,一个是“中文”,一个就是“中国用户需求”。

中文完全不同于英文,Google虽然有最好的英文技术,拿到中文上并非都好用。至于用户需求,2002年的我国还在互联网最早期,用户大多是70后,80后,他们最关心的是娱乐内容,而这些大量分布在BBS、论坛等网站中,“完全不同于美国互联网的静态网页。”

正是对中文和中国用户的深刻理解,雷鸣成功打赢了对谷歌中文的阻击战,短短3年就让百度成为中国用户最大的搜索引擎。同时,在天才李彦宏的带领下,找到了竞价排名的秘诀,成功将百度从一个烧钱公司变成一台印钞机。

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财务自由就踩着雷鸣30岁的节奏准点到来,他成了少数的幸运儿。

但是,正是在百度,雷鸣看到了差距。那3年,百度与谷歌、雅虎之间的明争暗斗,百度各种门事件的发酵,让雷鸣豁然懂得光有技术,光有情怀是做不成事情的,“纯技术公司,哪怕生存都困难。”

所以,3年半后的2005年,雷鸣做出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去斯坦福读书。”当然,离开百度之前,他自掏腰包把期权都行权买了下来,然后揣着价值几千万的百度股票,去了硅谷。

在入学考试(GMAT)中,雷鸣更是考出了罕见的730分。要知道,他高中学的可是俄语,直到大学才改学英语。

为什么选择斯坦福?雷鸣的目标很明确。一是对沾沾斯坦福的仙气,将创业目标化。二是斯坦福的MBA是一种品牌,会为以后的创业提供圈子和人脉。

很快,机会就来了。2006年夏天,硅谷一家从事医药领域搜索的公司邀请雷鸣参观。当时那家公司的创始人吹牛,号称他家做的事情谷歌都做不了。没有想到,吹牛没找对地方。

雷鸣是谁,百度七剑客,当即要求感受一下,“想逆向推导出系统是如何设计的?”没有想到,仅仅花了10分钟的时间,雷鸣就把对方各个环节使用的技术分析得一清二楚。

从此,雷鸣在硅谷技术圈名气大噪。

每年的毕业季,亚马逊、微软等硅谷的大公司都会到斯坦福校园招聘。很多岗位更是写明非华人不招,而且10万美元起薪,外带期权。

为啥这么大手笔?因为当时中国市场太诱人了,你想啊,淘宝、腾讯、百度等互联网企业动不动就是四、五亿用户,而美国满打满算也不超过3亿人!

雷鸣当然不为心动。那时候,他正坐在斯坦福校园的草坪上,劝说MBA同班同学,来自上海交大的才女怀奇回国创业,“人家老外都这么看好国内,我们自己干嘛不回去折腾折腾?”

对于雷鸣的技术实力,怀奇当然相当佩服,问题是做什么呢?

继续做搜索?雅虎、谷歌、百度激战正酣,再说李老大待雷鸣不薄,没有必要趟浑水。做电商呢?淘宝“免费+支付宝担保”的交易模式,已经如日中天,天才的邵亦波都萌生退意,雷鸣有自知之明,“不能蚂蚁挑战大象”。

考虑来考虑去,一时没有找到太好的模式。

直到2006年夏天,怀奇发现自己的CD转换成MP3的歌曲名字全部变成了数字形式,于是找到雷鸣求助,“你不是技术高手吗?能帮我把歌曲的名字找回来吗?”

那还是事啊,雷鸣只用了一个晚上就通过技术手段找到了,那项技术也就是他日后的第一个专利技术——音频指纹技术。

事实上,怀奇的遭遇并非个案,当时很多人都碰到了这样的问题。“也许数字音乐是个机会,”两人详细一讨论,发现百度、淘宝做的是满足工作、学习或者生活的纯应用,而腾讯做的是社交,市面上满足休闲和放松的娱乐还真没有太大的公司。

“就做数字音乐!”

这就样,2005年8月1日,在北京华清嘉园一套不足60平米的房子里,雷鸣与怀奇两人共同创立了酷我网。当然,雷鸣的身后,站着硅谷四、五位金主,包括著名的风险投资商瑞斯彻、微软前全球副总裁理查德等人。

这回,雷鸣吸取了百度初期招人难的教训,他压根就不招全职的,而专门针对北大、清华、中科院等高校,推出研究生兼职岗位。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酷我的工作时间是晚上6点到凌晨2点,晚上10点才是公司最热闹的时候。

很快,酷我的第一个产品音乐管理器问世,“可以管理本地的歌曲,还能在网上搜索把专辑补全。”上线那天,雷鸣带着10多个小伙子在华清嘉园搞了整整一个通宵,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六点。

没有想到,第一天就收获了5万多粉丝,注册的全是学院路那20多所高校的大学生。3个月以后,酷我音乐管理器席卷整个北京高校圈,注册人数突破10万。一年后,酷我音乐开始进入国内前10。

不过,还没等雷鸣喘口气,注册人数就出现停滞,即使他后来又推出了歌词组件补救,“可以边听音乐边欣赏歌词,”但依旧未能阻止下滑的颓势。

怎么回事?雷鸣急了。

放学高峰,他来到清华南门、北大东门蹲点,碰见大学生就问。3个星期后,雷鸣终于搞明白了,原来大伙还是觉得音乐管理器不方便,“搜索用百度,下载用迅雷,播放再用酷我,太麻烦了!”

那好办!雷鸣心一横,决定放大招,“把搜索、下载和播放等功能集成一站。”

半年后的2007年9月9日,酷我音乐盒正式上线。除一键搞定搜索、下载、播放外,该软件的最大特色就是雷鸣的音频指纹技术,“通过哼唱旋律,自动识别歌曲,修正错误或添加缺失的歌曲信息,彻底解决音乐信息混乱的问题。”

结果,仅仅半年多,酷我音乐盒用户数就突破到2个亿,成为我国用户使用总时间最长,黏性最高的软件。

不过,山寨是当时我国互联网的一大特色。到了2008年底,雷鸣在中关村海龙电子市场,深圳华强北路电子一条街发现了类似的音乐盒子。

“必须人无我有,人有我优!”

此后,雷鸣一周要花上两三天,泡在酷我论坛、音乐贴吧等地方。干什么?与网友聊天,有时候跟几个80后的大学生一聊就是个把小时。

每周例会,产品经理不用干别的,就把收集到的用户建议,一条一条加以分析,形成版本改进意见就可以了。雷鸣也下了死命令,“3天之内,必须落实在改进版本上!”

就这样,酷我音乐接连打出了酷我音乐,酷我电台、酷我社区、酷我会员、网上歌单等等系列组合拳。酷我音乐的无损曲库也达到1000多万首,是所有播放器,包括QQ音乐和酷狗音乐中量最大的,同时大多数的曲目都不需要充值会员就可以畅听和下载。

用户当然不是傻子。很快,酷我占据了网络音乐服务近20%以上的市场份额,用户数突破3个亿,成为我国互联网音乐平台第一品牌。那段时间,在很多网民眼里,酷我等于音乐,音乐就等于酷我。

荣誉接踵而来,酷我音乐包揽了2009年各大权威媒体的“最佳人气奖”、“年度优秀产品奖”、“最具创新奖”及“编辑推荐”等奖项。2010年初,更是被评为“中国最佳音乐播放器。”

到了2010年,电子音乐市场只剩下QQ音乐、百度音乐、网易云音乐、海洋音乐和多米音乐等几大巨头,此时的竞争就成了一场版权烧钱大战。

但是,雷鸣还没有找到一条持续的盈利道路,酷我收入主要来自广告、游戏、运营等等。不过,与过亿的版权费用比较起来,每年的千把万收入只能是杯水车薪。

关键时候,硅谷大佬伸出了援手,瑞斯彻通过他的影响力,找来了启明创投以及北极光创投,而且一投就是几千万美元。

有了钱,事情就好办多了。此后,雷鸣先后与华纳、环球等国际四大唱片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到了2011年,签约公司已经达到400多家,酷我也成为业内第一家获得正版的互联网音乐公司。

当时,很多人认为雷鸣傻,包括股东也不理解,“本来酷我盈利能力就不强,为什么每年还要花上亿的版权费用?”3年以后,他们全明白了。在那场音乐行业史上最严的版权令,1000多家公司包括百度音乐在内,不得不下架200多万首音乐,从而损失惨重甚至出局。

而此时的酷我已经大踏步前进。除在云服务、用户个性化、音频指纹等方面频频创新外,手机端的下载量已经达到1000万级别。

当时,酷我拥有来自海洋音乐等集团的音乐版权,2016年更是与央视音乐频道合作,将其海量独家音乐资源纳入酷我正版音乐版图。另外,推出电台、演唱会直播、秀场等多个产品,以巩固酷我音乐的领先位置。

遗憾的是,雷鸣没有等到这一天。2014年,酷狗与酷我合并,并与海洋音乐组成新的海洋音乐集团,原酷狗的负责人出任海洋音乐集团的联席总裁,腾讯公司的一位副总裁出CEO。

事实上,从那个时候开始,雷鸣就已经淡出了管理层,“现在的大势已经明朗,音乐完全成了版权的生态游戏,而我是个工程师,决定逐步退出管理。”

此时,雷鸣已经变成了雷爸爸,他有了可爱的孩子,每天穿越于海淀黄庄,去接送孩子上幼儿园。

当然,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雷教授。雷鸣是北京大学大数据与机器学习中心联合主任、北师大心理学院人工智能与儿童成长研究中心联合主任,还是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

在他的人工智能高端论坛上,来的都是国际顶级人工智能专家,如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中心主任李飞飞,谷歌自动驾驶感知技术负责人朱佳俊,Facebook人工智能团队资深科学家贾扬清等等,以及沈南鹏、曹国伟、陈一舟等跨界大佬们……

雷鸣也在思考,人工智能将来到底会如何演进?

正因为雷爸爸+雷教授这两个身份,在考察了智能金融、智能医疗、智能语音、智能驾驶等众多领域后,2015年9月,雷鸣将第三次创业锁定在人工智能+儿童教育上,他创建了快乐智慧教育机器人公司。“用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打造一款真正有教育意义的儿童智能机器人‘智小乐’”。

雷鸣希望“智小乐”成为哆啦A梦一样的机器人,通过其独有的个性化情绪分析调整系统和话题预测等多项技术,更懂孩子,成为孩子的好朋友,让孩子喜欢它。

雷鸣第一次参与创业,地点是北大资源宾馆,第二次创业,地点是中关村华清嘉园,第三次是在海淀黄庄的7层。前后三次,距离不超过5公里,每一次房间都不超过60平米。

而18年的背后,雷鸣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见惯了众多公司的起起落落,42岁的他已经看淡了创业。

但是一讲到儿子,一个父亲的神采就会盖过他的平静,他会两眼放光,绘声绘色讲起每天上午如何送儿子去幼儿园,周日如何与儿子度过,如何在生活里实践教育方法论,还有看着儿子如何与不断迭代的“智小乐”相处。

  • 创业登记
  • 创业项目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