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行成为网红产业,爆红状态下能否继续红下去?

2018-06-30 14:09 来源:青年创业网

追逐互联网20年的雷军,要如何安放他的互联网梦?

“我并不是很纠结我们到底是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我更在意的是小米是一家独一无二的公司。”6月23日,雷军在香港四季酒店对投资者和媒体宣称,尽管此前小米还坚称自己是互联网公司。

“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5月3日,小米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雷军在公开信中强调对小米的定位。在小米6月7日和6月14日向中国证监会提交的CDR招股书里,其也反复强调:“小米集团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 IoT 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 而早在2013年9月小米完成D轮融资前,雷军便给这家公司穿上了互联网外衣。

其实,雷军的互联网梦很早就已开始。1998年,雷军出任金山软件CEO,要求金山经理层每天花两三个小时研究互联网。

从金山转型到投出移动互联网半壁江山,再到带领小米杀出血路,二十年过去,他一直在费力追逐互联网的步伐,结果却被互联网浪潮抛弃,如今,小米能承载他的互联网梦吗?

 摇摆的小米定位

“这次550亿美元的定价,就是我也不想开价了,你们随便开吧,总不至于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吧?” 6月21日小米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雷军在路演时对投资者说。

当天,小米公布招股价格区间为每股17港元至22港元,计划发行21.79亿股,融资规模为47.2亿-61.09亿美元,小米市值降至539亿-697亿美元,与之前追求的千亿美元估值相去甚远。

“雷军说小米是家互联网公司,只是为了提高估值。”当谈及小米对自己的互联网定位时,一位投行人士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手机行业现在处于血海,很低的毛利润,(如果)定位为手机硬件公司将远远撑不起小米的估值目标。”

自2018年小米IPO提上议程后,雷军和小米一直急于证明自己是家互联网公司,应获得比硬件厂商更高的估值。继5月3日雷军在公开信中称小米是家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后,小米的招股书中也一再出现小米是家互联网公司的论调,随之而来的是连番质疑。

小米在招股书中透露,截至2018年3月,MIUI月活跃用户超过了1.9亿,用户每天使用小米手机的平均时长约4.5小时。但小米没有一款可以拿得出手的互联网产品,互联网与硬件的收入比例严重失衡。2016年,小米总营收684.34亿元,来自互联网服务的营收仅65.4亿元,占比9.56%;2017年小米营收1146.25亿元,互联网业务贡献的营收仅8.62%;直到2018年第一季度,小米的互联网营收占比仍不到10%,手机一直占其销售额的很大一部分。

2018年第一季度,小米互联网服务收入32.31亿元,按照小米的算法,其互联网业务毛利21.19亿元,毛利率65.58%,互联网服务成为其重要获利来源。但被忽略的是,小米的互联网营收建立在其硬件基础上,其获客成本是手机、电视以及其他IoT设备,小米刻意将互联网服务的成本与硬件成本隔离,方有小米互联网业务看似光鲜的毛利率。

“我真的不在意小米是不是互联网公司,有人问我应该给腾讯的估值还是苹果的估值,我说应该是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因为小米是全能型的。”历经重重质疑后,雷军不再执着地宣告小米的互联网属性。“硬件、新零售和互联网,三个环是小米的商业模式。”但他依然浓墨重彩地表达了他对小米互联网业务的看重,“2017年,小米的互联网收入达99亿人民币,毛利率超过60%。如果不考虑电商的话,这99亿人民币的收入也能使小米进全球互联网公司的前25名。”

据原国美电器董事长陈晓回忆,他有一次去拜访雷军,后者给他算小米的估值:“小米有7000万用户,每个用户的价值380美元,这样算下来,小米市值300亿美元。”而客单价是互联网估值的核心,雷军的初衷,也许便是成为互联网的弄潮儿,但现今失衡的小米能承载雷军的互联网梦吗?

错过的追网年华

于“互联网行业的活化石”雷军而言,互联网一直是他的梦,这场梦20年前便已开始。但他与互联网的故事,叫做错过。

“改革开放30多年,有无数次这样的机会,比如90年代去深圳炒股票,去海南岛炒地皮,比如一大堆,可惜我一个都没有捞着。”雷军曾如此调侃自己,他所不曾提及的,还有1998年开始的中国互联网浪潮。

1998年,金山正逐渐从危机中走出来,刚工作6年的雷军接替求伯君成为金山CEO。彼时,距离马化腾创办腾讯还有3个月,而丁磊的网易也刚成立不到1年,李彦宏还是硅谷的一名工程师,但之前埋头写软件的雷军已经开始将目光投向互联网江湖。那时,刚挂帅上阵的他,要求金山经理层每天花两三个小时研究互联网。

当年9月,雷军看上了张小龙的FoxMail,张小龙答应以15万元的价格将其卖给金山,但最终FoxMail以1200万元的价格花落博大互联网络公司,因为雷军忙于联想注资金山事宜,他和金山与张小龙、FoxMail擦肩而过,徒留遗憾:“当时谈完以后,我也没有再仔细去想这件事,回想起来应该是我们错过了一次机会。”他还看上了丁磊的网易,但当时春风得意的丁磊没有回应他,到2001年丁磊想贱卖网易时却找不到买主,曾抛出橄榄枝的雷军,虽然洞察了互联网的先机,但他那时忙于应对微软。

2003年,熬过寒冬顺利转型的网易股价暴涨,丁磊成为中国首富。如梦初醒的雷军,带着金山杀入网络游戏领域,虽然金山开发的《剑侠情缘网络版》风靡一时,但难以与网易、盛大等网游公司匹敌。

2000年,雷军带领金山创办电子商务网站卓越网,虽然大获成功,但一直处于烧钱状态,看不到什么时候能盈利的雷军忍痛将其卖掉,终究也没能做出中国的亚马逊。其后的两年,后来者陈天桥的盛大、马化腾的腾讯、李彦宏的百度先后上市,2005年陈天桥取代丁磊成为中国首富,百度市值达39.58亿美元。

那时,正带着金山反反复复冲刺上市的先行者雷军,成为互联网圈的失意者。2007年10月16日,八年间五次冲击IPO的金山终于在港交所上市,但雷军却黯然神伤。他发现,自己和同事们16年、5840个日夜奋斗的青春,只换来6.261亿港元的市值,与互联网行业的后起之秀网易、百度等相差十万八千里。

“为什么有人付出100%的努力只能换回20%的增长?反之,有人付出20%的努力,却能获得100%的回报?” 金山的坎坷上市带给雷军的是沉痛的反思,“金山软件有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工程师,大家都很团结,执行力也非常强。但为何最后上市依靠的反而是网游业务?”

“金山在上世纪90年代还很火,1999年互联网大潮起来的时候,我们却忙着做WPS,忙着对抗微软,无暇顾及。到2003年时,我们再环顾四周,发现我们远远落后了。”雷军后来回忆,他和金山就那样错过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波浪潮。

2010年雷军创办小米,团队推出的第一款产品是米聊,用户迅速增长到100万,但瞄准相同赛道的腾讯在米聊诞生一个月后推出微信。面对攻势凶猛的腾讯,雷军的团队难有招架之力,转身投入智能手机的浪潮。2016年,米聊官网再未进行版本更新。

在手机行业站稳脚跟的小米,先后推出互联网音乐、数字阅读、浏览器等互联网产品,但在腾讯、网易、阿里等巨头的铁幕下,后来者雷军还能掀起足够大的风浪吗?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青年创业网公众号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