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P2P爆雷更大的风险,债务违约正向我们走来!

2019-03-19 09:57 来源:互联网

近几年一直被人讨论的债务问题今年又开始得到人们的重点关注了。据彭博社报道,中国地方政府的收入增速将在2019年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而政府的债务却创下了新高。在企业债务、居民家庭债务等方面,累积的债务总量也是越来越大。

债务全面高企的今天,我们的经济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普通人的投资理财又应该做一些什么调整呢?

我们先来梳理一下债务的总体情况。

 

01

 
 
 

 

根据某国际投资机构的估计,中国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量目前已经达到了30到40万亿。这是因为,金融去杠杆化的政策使得银行缩表收紧信贷,新增贷款的相当一部分只能转入各种表外的“隐性债务”。

而与此同时,地方政府的几大收入来源却在减少。这些收入包括:税收收入,国有企业利润以及房地产相关收入。

在中国计划减税达两万亿的情况下,税收这一块收入必然会受到影响;与此同时,国企利润方面的收入也会因为受到经济的总体下行的影响而降低(中国扣除CPI因素后的真实GDP增速仅为4%左右)。

此外是来自房地产的相关收入,据官方数据统计,去年房地产相关收入在地方政府总收入中综合占比达到45%,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占比35%,房地产相关税收占比10%。但是,随着未来房地产行业的“降温”,这一部分的收入增长也会逐渐放缓。

实际上,有一些地方的财政收入已经无法覆盖债务的负担。地方政府不得不考虑利用既有的政策偏向,设法向国有银行拿到低息借贷,出售一些国有资产并寻求表外融资渠道,以此来缓解日益增加的财政困境。

 

02

 
 
 

 

在企业债务和居民家庭债务方面,情况也不容乐观。

根据《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中国需要着力解决的一大问题是非金融企业的债务,企业债务占GDP的160%左右,这个量是非常大的。中国2017年的GDP是80多万亿元,企业债务有130多万亿元,占GDP的160%左右。这部分债务,也是未来急需解决的一大问题。

打个比方:假如你没有任何收入来源,但要还掉信用卡的欠费,应该怎么做?

答案很简答,首先你要控制、减少这张信用卡的消费;同时,你需要办另外一张信用卡,用第二张卡借钱,来偿还第一张卡的债。换言之,只要你有多于一个可以借债的账户,你就可以想办法将债务左右腾挪转移,用新钱还旧债。

这种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其实是大部分国家处理债务的方法。所谓的“另一张信用卡”其实就是资本市场。然而,中国的金融市场搞了这么多年,至今仍然很不成熟,融资的能力十分有限。

据统计,2017年中国的社会新增融资当中,债权融资占90%多,股权融资不到10%。这样的市场融资结构如果长期存在,只会让经济的杠杆、非金融企业的杠杆越来越高,债务也很难有效转化。

尽管在行政动员下,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等机构试图协调资本市场完成债转股的目标,但完成度远远不够。事实上,上一轮的债转股周期中,资金的实际到位率只有30%。

仅仅就国有企业而言,有25万亿元的债务需要通过债转股的方式化解,从而降低国企负债率。而广大民营企业的未化解债务数目,肯定更为巨大。

 

03

 
 
 

 

然后我们来看看家庭债务。就比例而言,中国的家庭债务负担比前两类债务要低,我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为107%左右。但这个数字实际上已经超过美国当前水平,与美国金融危机前的最高值接近。究其原因,还在于房地产。

在前十年的地产周期,房价大涨,居民加杠杆买房,从而带来了沉重的房贷负担。根据测算,从家庭债务的总量上来看,家庭债务的增长和房价增长基本呈同步增长趋势,二者之间存在着很强的同向变动关系。

并且,由于隐藏的民间借贷等无法被确切统计的部分,实际上中国很多家庭的负债水平更高。高负债自然会挤压消费。据统计,2008年之前,中国消费增速一度达到23%,而从2008年至今,消费增速一路下滑到10%以内。

全国的居民消费支出数据显示,居民近年来支出最多的两项是居住和医疗保健。“居住支出”中的很大一部分,其实就是房屋贷款,它大幅压缩着消费增速。换言之,“消费降级”的背后,其实是“债务升级”。

 

04

 
 
 

 

我们把以上几类债务加在一起,问题就更为明显了。据官方数据,中国的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家庭债务占GDP 比例从2007年的146%上涨到了2018年的253%。这一时期中国的债务增速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为迅猛的。美国著名财经杂志《巴伦周刊》对此评论说:“这意味着经济的增速可能比我们预期的更差”。

整体债务的全面上升对于我们普通人的投资理财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整体债务的累积预示着今后的经济增长还会进一步降低。那么就大多数行业而言,未来我们不应该对工资性收入的增长抱有过高的期待。除了个别行业之外,大部分行业在这个经济增速放缓的时代,其劳务收入的增速也会大幅放缓。

在“开源”不容易做到的情况下,我们更应该做好“节流”的工作,尽量克制消费冲动,拒绝商家的促销洗脑。近来各种奢侈品和汽车厂商的降价打折,已经说明了民间消费力开始枯竭,商家为了利润必然会想尽各种方法引诱人们花钱买单。在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勒紧裤腰带,转变“买买买”的思想为“省省省”的理念。

毕竟,居民家庭的负债水平是三大类债务当中最低的。也就是说,这只“羊”身上的羊毛还剩的比较多,“薅羊毛”的人必然会对此打主意。我们知道,居民债务当中房屋按揭比例较大,消费和经营类债务比例较小。

但是即使今天我们消费得起某些商品,最好也量入为出。原因在于我们对于未来的收入预期降低了,因此更要增强储蓄意识,减少不必要的开支。所谓的经济存量博弈时代,实际上是企业、政府、居民三方争夺资金的时代。此时最值得做的事是守住自己手中握着的筹码,扎稳马步。

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虽然实体经济进入了“软着陆”的区间,但是投资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却保持着活跃的势头。进入2019年,A股的政策性慢牛让之前的不少股民解套,甚至还小赚一笔,因此有不少人对于中国股市又重燃希望。不过,要想把目前的短期政策性牛市转变为长期的市场性牛市,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债务高企的另一含义就是债务违约潮的到来。2019年,各种金融债券将大量到期,偿还总量将超过6万亿,比上一年增加15%,创历史新高。我们只要上新闻搜索引擎搜索相关讯息,会看到一连串的债务违约新闻。出现“债务爆雷”的企业从国企到民企,涵盖行业从土地开发到娱乐传媒。股市的高歌猛进和债务违约的现实呈现出强烈的矛盾。

如果说前两年最大的风险是“P2P爆雷”,那么从2019年开始,投资市场的最大风险很可能会变成“债务爆雷”。债务的风险集中于民营企业。去年,企业面临的问题更多是在于流动性不足,今年的问题更多是出在基本面。

“活下去”将不仅是某一家房企的口号,很可能会成为大多数民营企业的目标。最后这些偿债的钱从谁身上来呢?答案必定是韭菜。这也提示我们:无论是股市还是债市,实际上都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

债务压顶的今天,我们的财富前途漫漫。尤其当市场上各种“乐观”的风开始劲吹的时候,我们更要保持清醒,透过表面的现象看到严峻的现实。

延伸 · 阅读